上一章

第14章 不想知道的秘密

作者:易木隐竹  发布时间:2015-08-19 00:19  字数:1328 

  “当然不是。不过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知道的,似乎是生来就知道,就像是生来就知道饿了要吃饭一样。”慕天洛答得很随意。
  知道慕天洛的用意,百里奚和很配合。
  用过早膳后在寝殿里刚翻了会儿书,就听到冰墨来报:“陛下,太后差人送来了花朝节上的邀请名单,请您过目。”
  慕天洛打断百里奚和的话,低声说:“你若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你还能活吗?再说了,就算你告诉了我,又怎么样?我还弄不清他们的目的,手里一个可用的人也没有,就算我知道他们居心叵测,又能怎样?倒不如就这么僵持着,看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才好见招拆招,一一破解。我想,他们就快沉不住气了。”
  
  知道慕天洛是在为他着想,百里奚和的眼眶不由得一热。眼前的这个女孩,分明这么瘦弱,处境这么艰险,可又那么倔强,那么要强,处处为别人着想。这样的她,让他忍不住想要保护。
  “那你说说看。”百里奚和暗自祈祷慕天洛千万别说对,好歹让他找回点自信,全然忘了自己想要做成“一抹红云”的急切。
  百里奚和震惊了,他原来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凡是他医治的病人,没有不痊愈的,他向来是被人捧到了天上。可自从认识了慕天洛,还真是有种被人从云端一脚踹到万丈深渊的挫败感。这“一抹红云”的制作方法,他苦苦研究了十几年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结果人家天生就知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为什么?难道你还弄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们摆明了是要害你……”

  慕天洛打断百里奚和的话,低声说:“你若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你还能活吗?再说了,就算你告诉了我,又怎么样?我还弄不清他们的目的,手里一个可用的人也没有,就算我知道他们居心叵测,又能怎样?倒不如就这么僵持着,看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才好见招拆招,一一破解。我想,他们就快沉不住气了。”

  “慕天洛,这样你就太危险了。”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百里奚和,这几日我们碰面,你只是为了医治我的心脉受损之症,明日我就会好了。以后你就安安稳稳待在御医局,若非我用鸣虫唤你,就不要来找我。”

  “冰墨,这晚晴什么来路?”不过是一个太后身边的宫女,怎么就如此嚣张?

  “那你说说看。”百里奚和暗自祈祷慕天洛千万别说对,好歹让他找回点自信,全然忘了自己想要做成“一抹红云”的急切。

  知道慕天洛是在为他着想,百里奚和的眼眶不由得一热。眼前的这个女孩,分明这么瘦弱,处境这么艰险,可又那么倔强,那么要强,处处为别人着想。这样的她,让他忍不住想要保护。

  “咱们说说怎么做‘一抹红云’吧?”看百里奚和面色不佳,慕天洛连忙转移话题。

  知道慕天洛的用意,百里奚和很配合。

  “不过,小洛儿,你是怎么知道这‘一抹红云’的制作方法的?该不会是闻过一遍就能做出来吧?”百里奚和问出了在心底盘踞了一夜的疑问。

  晚晴红了脸,愤愤道:“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告退。”

  瞬间,一个疑问浮出水面。

  “当然不是。不过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知道的,似乎是生来就知道,就像是生来就知道饿了要吃饭一样。”慕天洛答得很随意。

  百里奚和震惊了,他原来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凡是他医治的病人,没有不痊愈的,他向来是被人捧到了天上。可自从认识了慕天洛,还真是有种被人从云端一脚踹到万丈深渊的挫败感。这“一抹红云”的制作方法,他苦苦研究了十几年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结果人家天生就知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你说说看。”百里奚和暗自祈祷慕天洛千万别说对,好歹让他找回点自信,全然忘了自己想要做成“一抹红云”的急切。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慕天洛一口气说完,百里奚和还愣在那里。慕天洛拿过他腰间的扇子,戳了戳他的脸:“怎么,我说得不对?”

  “咱们说说怎么做‘一抹红云’吧?”看百里奚和面色不佳,慕天洛连忙转移话题。

  “有点对!我这就去试试。”说完,百里奚和站起身就跑了。

  这样最好不过,百里奚和醉心于制作“一抹红云”会花费不少时间,少跟自己接触,也就安全一分。

  用过早膳后在寝殿里刚翻了会儿书,就听到冰墨来报:“陛下,太后差人送来了花朝节上的邀请名单,请您过目。”

  说是请她过目,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好在这上面历数了朝中大臣的官职、名讳、家眷,多了解一些也没坏处。

  刚看了没几行,身侧响起一个声音:“陛下可看完了?奴婢还要拿回去给太后娘娘复命呢。”是太后的宫女晚晴。

  慕天洛眸色一凛,沉声道:“你且回去,朕看完了自会让冰墨送回。”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可太后娘娘吩咐……”晚晴有点不甘心。

  不等慕天洛发话,冰墨上前厉声说道:“怎么?你还要让陛下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晚晴红了脸,愤愤道:“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告退。”

  “为什么?难道你还弄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们摆明了是要害你……”

  瞬间,一个疑问浮出水面。

  “冰墨,这晚晴什么来路?”不过是一个太后身边的宫女,怎么就如此嚣张?

  
  “慕天洛,这样你就太危险了。”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百里奚和,这几日我们碰面,你只是为了医治我的心脉受损之症,明日我就会好了。以后你就安安稳稳待在御医局,若非我用鸣虫唤你,就不要来找我。”
  “那你说说看。”百里奚和暗自祈祷慕天洛千万别说对,好歹让他找回点自信,全然忘了自己想要做成“一抹红云”的急切。
  “冰墨,这晚晴什么来路?”不过是一个太后身边的宫女,怎么就如此嚣张?
  晚晴红了脸,愤愤道:“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告退。”
  百里奚和震惊了,他原来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凡是他医治的病人,没有不痊愈的,他向来是被人捧到了天上。可自从认识了慕天洛,还真是有种被人从云端一脚踹到万丈深渊的挫败感。这“一抹红云”的制作方法,他苦苦研究了十几年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结果人家天生就知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晚晴红了脸,愤愤道:“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告退。”
  这样最好不过,百里奚和醉心于制作“一抹红云”会花费不少时间,少跟自己接触,也就安全一分。
  “为什么?难道你还弄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们摆明了是要害你……”
  百里奚和震惊了,他原来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凡是他医治的病人,没有不痊愈的,他向来是被人捧到了天上。可自从认识了慕天洛,还真是有种被人从云端一脚踹到万丈深渊的挫败感。这“一抹红云”的制作方法,他苦苦研究了十几年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结果人家天生就知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慕天洛眸色一凛,沉声道:“你且回去,朕看完了自会让冰墨送回。”
  “咱们说说怎么做‘一抹红云’吧?”看百里奚和面色不佳,慕天洛连忙转移话题。
  说是请她过目,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好在这上面历数了朝中大臣的官职、名讳、家眷,多了解一些也没坏处。
  “可太后娘娘吩咐……”晚晴有点不甘心。
  “有点对!我这就去试试。”说完,百里奚和站起身就跑了。
  
  “为什么?难道你还弄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们摆明了是要害你……”
  晚晴红了脸,愤愤道:“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告退。”
  刚看了没几行,身侧响起一个声音:“陛下可看完了?奴婢还要拿回去给太后娘娘复命呢。”是太后的宫女晚晴。
  “那你说说看。”百里奚和暗自祈祷慕天洛千万别说对,好歹让他找回点自信,全然忘了自己想要做成“一抹红云”的急切。
  “那你说说看。”百里奚和暗自祈祷慕天洛千万别说对,好歹让他找回点自信,全然忘了自己想要做成“一抹红云”的急切。
  “不过,小洛儿,你是怎么知道这‘一抹红云’的制作方法的?该不会是闻过一遍就能做出来吧?”百里奚和问出了在心底盘踞了一夜的疑问。
  “当然不是。不过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知道的,似乎是生来就知道,就像是生来就知道饿了要吃饭一样。”慕天洛答得很随意。
  
  慕天洛打断百里奚和的话,低声说:“你若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你还能活吗?再说了,就算你告诉了我,又怎么样?我还弄不清他们的目的,手里一个可用的人也没有,就算我知道他们居心叵测,又能怎样?倒不如就这么僵持着,看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才好见招拆招,一一破解。我想,他们就快沉不住气了。”
  不等慕天洛发话,冰墨上前厉声说道:“怎么?你还要让陛下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咱们说说怎么做‘一抹红云’吧?”看百里奚和面色不佳,慕天洛连忙转移话题。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百里奚和,这几日我们碰面,你只是为了医治我的心脉受损之症,明日我就会好了。以后你就安安稳稳待在御医局,若非我用鸣虫唤你,就不要来找我。”
  “为什么?难道你还弄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们摆明了是要害你……”
  “咱们说说怎么做‘一抹红云’吧?”看百里奚和面色不佳,慕天洛连忙转移话题。
  “取新鲜白、粉、红、紫四色凤仙花各一两,红色茶花、牡丹花、玫瑰花各半两,再混以白露时节从桂花花蕊中汲取的露珠,捣碎后用蜀锦滤去渣滓,只留汁液。然后,在谷雨时节于山巅之上取含苞的映山红一钱,以蜀锦包裹浸于汁液之中,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弃映山红不用,将汁液倒于荷花大小的浅盘之中。最后,于酉时将浅盘置于将要闭合的荷花之中,待九九八十一天过后,汁液被风干了七八成。如此,‘一抹红云’方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