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30 黑暗层面

作者:冰鑒  发布时间:2015-05-11 11:49  字数:1701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被“和谐”掉!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然后,张雅茹就听到唐玢这样和陈丽芝说道:“陈法官,我有是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这……能不能先让她出去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最后,陈丽芝再次得出一个结论: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就怕没有想法,不会思考,只会照本宣科、墨守成规。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最后,陈丽芝再次得出一个结论: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就怕没有想法,不会思考,只会照本宣科、墨守成规。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法院,对张雅茹这样刚走出校园,踏入岗位的人来说,既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自他们坐在教室那一刻,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法律,了解法院的工作。因而法院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不像一般人眼里那样的神秘、不可知。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但,当你真正坐在这里,你会有一种隔阂感,这是熟悉中的陌生。这里的很多事,都不是书本上、课堂上讲的那样。

  比如,课本上会寥寥数语讲述当事人会见法官,但不会具体讲述当事人与法官之间的种种,因为,每个案件具有唯一性,更不会告诉你当事人会见了法官几次。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坐,坐。”陈丽芝热情的招呼道。

  然而,他们没有向以往那样“听话”的坐下,而是先东张西望的把这个弱小的办公室打量了一遍,接着难为情的说道:

  “陈法官,我我们就不坐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哩,说完我们就走,您看……这门能不能先关起来一下?”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张雅茹听到,已然疑惑:说话还要关门?俗话说,关起门来做事的,必是见不得光的!难道是要?陈法官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啊!

  但,当你真正坐在这里,你会有一种隔阂感,这是熟悉中的陌生。这里的很多事,都不是书本上、课堂上讲的那样。

  张雅茹听到,已然疑惑:说话还要关门?俗话说,关起门来做事的,必是见不得光的!难道是要?陈法官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啊!

  却在此时,陈丽芝吩咐道:“小张,你先把门关起来,外面太吵了。”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被“和谐”掉!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当天下午一点,苗闫和唐玢又来法院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对啊,自己就是一个刚刚来、又无权无势的小小书记员一枚,没这么好的“福利”吧?

  不对啊,自己就是一个刚刚来、又无权无势的小小书记员一枚,没这么好的“福利”吧?

  但既然领导发话了,明显的要自己留下,自己也不能逆了旨意吧?

  然后,张雅茹就听到唐玢这样和陈丽芝说道:“陈法官,我有是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这……能不能先让她出去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张雅茹原本以为陈丽芝会遵从当事人的想法,让自己出去,没想到,陈丽芝却这样说道:“她是我的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回避。”转而对张雅茹说道:“那堆资料,去整理一下。”

  张雅茹懵了,那堆资料不是昨天才整理过的吗?难道她忘记了?恩,那我在整理一遍!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先是唐玢不情愿的看了张雅茹一眼,接着就在那里一顿痛哭流泪,小声的哀嚎着说自己一定要得到苗淼的几枚胚胎,那是苗淼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万万不可让对方拿了去。

  这是一招感情牌!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这……这个陈法官带回去就知道了,这里实在不方便看啊。”唐玢犹疑着说。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自己的东西,你自己打开!”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这种事,张雅茹之前也有所耳闻,但毕竟只能算作听闻,自己顶多对这种败坏法律威严的人进行心里的谴责,咒骂他早日被双规,进监狱!以此来宣泄自己的不满,谴责其对法律的亵渎,对神圣之物的玷污!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原本是知道这块布之下是在进行肮脏不可见人的勾当交易,但它始终有一块布在遮挡,而现在,那块布被堂而皇之拿掉,所有的一切变得那么的透明,那么的公开!

  这种震惊,比从来没有听说过还要来得更猛烈,因为这里边夹带着对徇私枉法的愤怒!对法律的权威的被质疑的憎恨!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最终,她奋力摇摇头,把这两个画面驱散开来。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然而,他们没有向以往那样“听话”的坐下,而是先东张西望的把这个弱小的办公室打量了一遍,接着难为情的说道:
  张雅茹听到,已然疑惑:说话还要关门?俗话说,关起门来做事的,必是见不得光的!难道是要?陈法官看起来不像那样的人啊!
  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用红纸紧紧裹起来的东西,单看长度与宽度,分明是红色毛爷爷的样子,看那高度,足足有七八厘米高。
  “坐,坐。”陈丽芝热情的招呼道。
  这也恰好印证了陈丽芝的那句话:你信不信,开庭之前,还得来几次。
  自他们坐在教室那一刻,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法律,了解法院的工作。因而法院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不像一般人眼里那样的神秘、不可知。
  张雅茹懵了,那堆资料不是昨天才整理过的吗?难道她忘记了?恩,那我在整理一遍!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这是什么?打开看看!”陈丽芝皱皱眉,严肃的问道。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彻底震撼了张雅茹的眼睛,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阴暗的一面。
  这种事,张雅茹之前也有所耳闻,但毕竟只能算作听闻,自己顶多对这种败坏法律威严的人进行心里的谴责,咒骂他早日被双规,进监狱!以此来宣泄自己的不满,谴责其对法律的亵渎,对神圣之物的玷污!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然后,张雅茹就听到唐玢这样和陈丽芝说道:“陈法官,我有是重要的事情想和您单独谈,这……能不能先让她出去一下,我一会儿就好。”
  最后,陈丽芝再次得出一个结论: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就怕没有想法,不会思考,只会照本宣科、墨守成规。
  如此两个画面,就在眼中来来回回的不断交替变化……
  但当某一天,你亲眼看见当事人把那扇永远敞开的大门合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刺眼的红包;你亲耳听见,一对将近六十岁的当事人点头哈腰的祈求法官手下留情,判决自己胜诉……这种感觉,和听闻,绝对完全是两码事。它深深的震撼了张雅茹的内心,犹如在一向平静的河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狂风巨雨。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自己的东西,你自己打开!”
  “好的。”张雅茹顺道走了出去,打算把自己也关外面,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张雅茹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分了三分之一给自己,又恍惚中看到陈丽芝和自己被警察拷着手铐,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这种事,还要自己看着?不是没人才更好吗?难道是想拖自己下贼船?
  唐玢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撕开了白纸的一个角。
  却在关门的瞬间,陈丽芝又突然吼道:“你出去干吗?过来把这堆资料整理一下!”
  张雅茹撇了过去,果然啊,猜对了,厚厚的一沓毛爷爷啊!这至少够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