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东山再起

作者:半指柔  发布时间:2015-05-11 11:35  字数:3221 

  其实在她们决定与璃王做生意的时候,花千玥就发现楼天芸的异常,她自然也知道楼天芸所担心的事“放心吧,这世上要真的能让我花千玥动心的人已不简单,而又要与我相守的人,怕是还没有呢。”
  花千玥看着楼天芸也是赞成她的说法,但是以璃王爱民如子的性格断然是不会撒这样的谎。
  楼天芸听着周雄山的话,眼神一顿“这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那璃王还是对你有所猜疑了?”
  周雄山听闻瞬间整个人一个寒战,显然墨玉寒能说出他进冗城的时间,而且还这般的准确,那就说明自己的底细他铁定是知道的,府邸的状态他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想来璃王是刻意给他个下马威的,而关键的是花千玥并没有告诉他璃王会玩这一招,并没有给他准备好对策。
  花千玥哈哈大笑的看着楼天芸“哟,你终于说出了心声啊?”
  周雄山听闻瞬间整个人一个寒战,显然墨玉寒能说出他进冗城的时间,而且还这般的准确,那就说明自己的底细他铁定是知道的,府邸的状态他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想来璃王是刻意给他个下马威的,而关键的是花千玥并没有告诉他璃王会玩这一招,并没有给他准备好对策。

  “才不是!”楼天芸翘着嘴一转身背向了花千玥“我是看你对璃王如此用心,他日你若真的留在了天宸国,那我一个人岂不孤单?”

  周雄山双眼一垂“呵呵”一笑,又将头低了几分看来现在只有靠他自己了“王爷英明,这冗城内想来就不会有什么事能瞒得过王爷。草民之前取财也算不上取之有道,但自从五年前见过王爷与大漠军队一战之后,诚心洗礼,潜心研究经商之髓,如今也是靠的些小把戏换了些碎银子才有了王爷口中的'财'”

  墨玉寒听着周雄山的辩解,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端起了手边的茶杯,一首轻磕着杯盖,皓白的瓷盖与杯面发出“嚯,嚯”的声音,在整个安静的大厅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却又为这安静的氛围增添了一份音色。

  墨玉寒嘴角一扬“最近听闻城内很是流行一种箭头,周府里可曾有过?”

  周雄山低着头听着墨玉寒那低沉有力的声音,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璃王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过往,而是转了话题冲着箭头去了。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周雄山依旧不敢抬头回了话“回王爷,草民手里确实有那箭头,不瞒王爷说这箭头就是出自草民的府上。”

  墨玉寒瞟了他一眼将视线看向了手里的茶杯中,看不清他在想什么,那眼神很是平静,那神色很是淡然“是吗?那正巧,本王倒想听一听你是怎样想出了如此的利器?”

  周雄山听着墨玉寒的话心里暗自一喜,幸亏花千玥提前告知了他,要不然璃王这样一问无疑是在试探这箭头究竟是不是出自他的想法。

  毕竟对于自己设计的东西,设计者本人一定会有一番想法和解释,当然如是他人滥竽充数贸然顶替,这一问自然就会让真的成真,假的变假。

  墨玉寒瞟了他一眼将视线看向了手里的茶杯中,看不清他在想什么,那眼神很是平静,那神色很是淡然“是吗?那正巧,本王倒想听一听你是怎样想出了如此的利器?”

  “回王爷,前几日草民一时心血来潮去了一趟城东的河边,见着几位老翁正值垂钓,正巧城内的几位猎户狩猎归来,草民就与他们多聊了几句,听着猎户说他们手里的箭头已是当下最好的了,但依旧觉得不够威力,而渔夫说箭头的威力小是因为箭头所要猎杀的对象多,而鱼钩则不一样,鱼钩只专心的对付一种动物,那就是鱼。”

  “才不是!”楼天芸翘着嘴一转身背向了花千玥“我是看你对璃王如此用心,他日你若真的留在了天宸国,那我一个人岂不孤单?”

  周雄山说道这,听了听片刻,行这花千玥交代他的,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花千玥硬要他说出这么多的前戏,但是以他的直觉花千玥让他这样做肯定有她的意思。已是又继续说道“草民觉得那二人言之有理,于是将二人的话放在了心上,这才有了之后的箭头。”

  墨玉寒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茶具,看着周雄山眼里似信似疑,显然在衡量他说的真实性“你的意思是说你讲鱼钩和箭头合并才有了这样的利器?”

  周雄山听闻立刻点头回到“正是。对待不同的猎物要用不同的利器,倘若将这些利器合并于一身,那才是真正的利器,才能捕猎更多的猎物。”

  墨玉寒看着周雄山,刚刚锋利的眼神瞬间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不再有刚刚的深沉,反而多了一份赏识,这一番话不仅说出了箭头的由来,更是寓含了另一番意思“好,说的好。”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周雄山看着墨玉寒喜笑颜开,语气中也没有了刚刚那逼人的气势,不由的松了一把汗,还好,还好,看来花千玥的这一番话是说道璃王的心坎里了,眼下他也算得上是脱险了。

  周雄山低着头听着墨玉寒那低沉有力的声音,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璃王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过往,而是转了话题冲着箭头去了。

  这天周雄山在璃王府足足呆了大半天,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此次去还带了另一件物品,墨玉寒看着桌上那一张字据,上面正是铁匠与花千玥签下的协议,只是落笔出花千玥那三个字改成了周雄山。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白纸黑字上面清楚的写着十文钱一个箭头,周雄山是生意人,这一批箭头不说多赚银子,一个至少要赚个两三文。但是军营里要的数量之大可想而知,再加上箭头本身就属于易耗品,哪怕一个只赚一文钱周雄山也能发大财,但是墨玉寒确不怎么好过了。

  这天周雄山在璃王府足足呆了大半天,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此次去还带了另一件物品,墨玉寒看着桌上那一张字据,上面正是铁匠与花千玥签下的协议,只是落笔出花千玥那三个字改成了周雄山。

  这已经是花千玥做的最为实际的猜测了,试想楼天乾的才华举世间能超过他的想来已经无人,他那般的狡猾精明,但是大漠朝廷内还是出现了官官相护,腐败不堪的情景,更别说天宸国的国君已是年老,而最为英明的璃王又被外调边城,天宸的京城可想而知肯定是败絮其中了。

  其实在她们决定与璃王做生意的时候,花千玥就发现楼天芸的异常,她自然也知道楼天芸所担心的事“放心吧,这世上要真的能让我花千玥动心的人已不简单,而又要与我相守的人,怕是还没有呢。”

  想着京城内的那一帮官官相护的昏庸之人,莫说要乡朝廷伸手要银子,自从他到了冗城之后,军营里的粮饷全部被减半,好在他靠着自己的威望和城内百姓的支持,对于军营的粮饷能够自给自足一部分,眼下为了这一批箭头要抽出一笔银子,还真是个难事。

  花千玥统观大局作出了判断,楼天芸和周雄山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就此散开。

  墨玉寒瞟了他一眼将视线看向了手里的茶杯中,看不清他在想什么,那眼神很是平静,那神色很是淡然“是吗?那正巧,本王倒想听一听你是怎样想出了如此的利器?”

  送走了周雄山,墨玉寒神色凝重的坐在正位上,显然是在盘算着这批箭头的来源。然而此时从大厅的背后缓缓走出一个人坐在了墨玉寒的对面,面色平静不起一丝波澜。

  “你怎么看?”声音低沉而富有引力,显然是来自墨玉寒。

  那人淡淡一笑,声音轻柔如风,一飘即散“亦真亦假!”

  墨玉寒抬起了头,看向了周雄山消失的地方,如果刚刚他还在猜测自己的想法是对是错,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了,看着对面的男子,墨玉寒露出了笑容“是他?”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这边,周雄山如释重负的回了周府,花千玥和楼天芸正好在周府里候着他。楼天芸见他一回来赶紧的迎了上去就问道“如何?”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楼天芸听着周雄山的话,眼神一顿“这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那璃王还是对你有所猜疑了?”

  周雄山也不隐瞒地说出了在璃王府内的一切,花千玥听着也跟着犯了困惑。有时听一个人的描述,只能看到他眼里的一切,但是每个人对待同一件事物的判断认知都是不同的解惑,花千玥并没有人在当场的看到一切,自然也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你怎么看?”声音低沉而富有引力,显然是来自墨玉寒。

  “那生意谈的怎么样?璃王可说了要买进军营?”

  周雄山摇了摇头说道“璃王说这箭头确实是好,只是朝廷每年派下的军饷连军粮都不购买,这箭头怕是只能流传于民间,进不了军营里。”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楼天芸双眼一瞪看着周雄山显然是不敢相信“怎么会?军饷向来不都是朝廷如数支付吗?”

  花千玥看着楼天芸也是赞成她的说法,但是以璃王爱民如子的性格断然是不会撒这样的谎。

  “也罢,那就不着急,反正箭头的赶制也要些时日,这段日子就安心的等着消息吧。”

  “回王爷,前几日草民一时心血来潮去了一趟城东的河边,见着几位老翁正值垂钓,正巧城内的几位猎户狩猎归来,草民就与他们多聊了几句,听着猎户说他们手里的箭头已是当下最好的了,但依旧觉得不够威力,而渔夫说箭头的威力小是因为箭头所要猎杀的对象多,而鱼钩则不一样,鱼钩只专心的对付一种动物,那就是鱼。”

  花千玥统观大局作出了判断,楼天芸和周雄山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就此散开。

  花千玥一回头看向了她终于露出了往日的笑容,三分调侃七分戏弄“怎么?这么快就对我失去信心了?还是怕来日璃王与他兵刃相见时,你对他也失去了信心?”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墨玉寒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茶具,看着周雄山眼里似信似疑,显然在衡量他说的真实性“你的意思是说你讲鱼钩和箭头合并才有了这样的利器?”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花千玥统观大局作出了判断,楼天芸和周雄山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就此散开。

  想着京城内的那一帮官官相护的昏庸之人,莫说要乡朝廷伸手要银子,自从他到了冗城之后,军营里的粮饷全部被减半,好在他靠着自己的威望和城内百姓的支持,对于军营的粮饷能够自给自足一部分,眼下为了这一批箭头要抽出一笔银子,还真是个难事。

  花千玥看着楼天芸摇着头,楼天芸说的没错,按照常理来说璃王这样的人才应该是储君最好的人选,而且当日楼天乾那般的强迫她要她嫁与大漠为的不就是牵制璃王?

  花千玥坐在桌上想起了自己初来这个时代时,在天宸国发生的一切,“除非,璃王被众人排挤,朝廷内不得人心。”

  这已经是花千玥做的最为实际的猜测了,试想楼天乾的才华举世间能超过他的想来已经无人,他那般的狡猾精明,但是大漠朝廷内还是出现了官官相护,腐败不堪的情景,更别说天宸国的国君已是年老,而最为英明的璃王又被外调边城,天宸的京城可想而知肯定是败絮其中了。

  这已经是花千玥做的最为实际的猜测了,试想楼天乾的才华举世间能超过他的想来已经无人,他那般的狡猾精明,但是大漠朝廷内还是出现了官官相护,腐败不堪的情景,更别说天宸国的国君已是年老,而最为英明的璃王又被外调边城,天宸的京城可想而知肯定是败絮其中了。

  周雄山听着墨玉寒的话心里暗自一喜,幸亏花千玥提前告知了他,要不然璃王这样一问无疑是在试探这箭头究竟是不是出自他的想法。

  楼天芸听着花千玥的话,惊讶的看着她“照这样说来,那璃王真的有可能不会买下我们的箭头。”

  这一次花千玥沉默了,不再有了以往那份笃定“生意之本在于货,而货物之本在于货币,如今我们手里货物再好,璃王手里没有银子,谁也不敢轻易的断定这笔生意做不做得成。”

  周雄山听闻瞬间整个人一个寒战,显然墨玉寒能说出他进冗城的时间,而且还这般的准确,那就说明自己的底细他铁定是知道的,府邸的状态他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想来璃王是刻意给他个下马威的,而关键的是花千玥并没有告诉他璃王会玩这一招,并没有给他准备好对策。

  周雄山双眼一垂“呵呵”一笑,又将头低了几分看来现在只有靠他自己了“王爷英明,这冗城内想来就不会有什么事能瞒得过王爷。草民之前取财也算不上取之有道,但自从五年前见过王爷与大漠军队一战之后,诚心洗礼,潜心研究经商之髓,如今也是靠的些小把戏换了些碎银子才有了王爷口中的'财'”

  楼天芸面色难看的看着花千玥,这样的花千玥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没有把握,而且对于对手还如此用心“要不我们将这些箭头撤回去卖给大漠吧。”楼天芸抱着一点私心冲着花千玥说道。

  花千玥一回头看向了她终于露出了往日的笑容,三分调侃七分戏弄“怎么?这么快就对我失去信心了?还是怕来日璃王与他兵刃相见时,你对他也失去了信心?”

  墨玉寒看着周雄山,刚刚锋利的眼神瞬间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不再有刚刚的深沉,反而多了一份赏识,这一番话不仅说出了箭头的由来,更是寓含了另一番意思“好,说的好。”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才不是!”楼天芸翘着嘴一转身背向了花千玥“我是看你对璃王如此用心,他日你若真的留在了天宸国,那我一个人岂不孤单?”

  白纸黑字上面清楚的写着十文钱一个箭头,周雄山是生意人,这一批箭头不说多赚银子,一个至少要赚个两三文。但是军营里要的数量之大可想而知,再加上箭头本身就属于易耗品,哪怕一个只赚一文钱周雄山也能发大财,但是墨玉寒确不怎么好过了。

  花千玥哈哈大笑的看着楼天芸“哟,你终于说出了心声啊?”

  其实在她们决定与璃王做生意的时候,花千玥就发现楼天芸的异常,她自然也知道楼天芸所担心的事“放心吧,这世上要真的能让我花千玥动心的人已不简单,而又要与我相守的人,怕是还没有呢。”
  墨玉寒抬起了头,看向了周雄山消失的地方,如果刚刚他还在猜测自己的想法是对是错,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了,看着对面的男子,墨玉寒露出了笑容“是他?”
  周雄山双眼一垂“呵呵”一笑,又将头低了几分看来现在只有靠他自己了“王爷英明,这冗城内想来就不会有什么事能瞒得过王爷。草民之前取财也算不上取之有道,但自从五年前见过王爷与大漠军队一战之后,诚心洗礼,潜心研究经商之髓,如今也是靠的些小把戏换了些碎银子才有了王爷口中的'财'”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毕竟对于自己设计的东西,设计者本人一定会有一番想法和解释,当然如是他人滥竽充数贸然顶替,这一问自然就会让真的成真,假的变假。
  周雄山听着墨玉寒的话心里暗自一喜,幸亏花千玥提前告知了他,要不然璃王这样一问无疑是在试探这箭头究竟是不是出自他的想法。
  花千玥看着楼天芸也是赞成她的说法,但是以璃王爱民如子的性格断然是不会撒这样的谎。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周雄山听着墨玉寒的话心里暗自一喜,幸亏花千玥提前告知了他,要不然璃王这样一问无疑是在试探这箭头究竟是不是出自他的想法。
  花千玥一回头看向了她终于露出了往日的笑容,三分调侃七分戏弄“怎么?这么快就对我失去信心了?还是怕来日璃王与他兵刃相见时,你对他也失去了信心?”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白纸黑字上面清楚的写着十文钱一个箭头,周雄山是生意人,这一批箭头不说多赚银子,一个至少要赚个两三文。但是军营里要的数量之大可想而知,再加上箭头本身就属于易耗品,哪怕一个只赚一文钱周雄山也能发大财,但是墨玉寒确不怎么好过了。
  “你怎么看?”声音低沉而富有引力,显然是来自墨玉寒。
  周雄山依旧不敢抬头回了话“回王爷,草民手里确实有那箭头,不瞒王爷说这箭头就是出自草民的府上。”
  楼天芸面色难看的看着花千玥,这样的花千玥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没有把握,而且对于对手还如此用心“要不我们将这些箭头撤回去卖给大漠吧。”楼天芸抱着一点私心冲着花千玥说道。
  那人淡淡一笑,声音轻柔如风,一飘即散“亦真亦假!”
  墨玉寒听着周雄山的辩解,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端起了手边的茶杯,一首轻磕着杯盖,皓白的瓷盖与杯面发出“嚯,嚯”的声音,在整个安静的大厅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却又为这安静的氛围增添了一份音色。
  这已经是花千玥做的最为实际的猜测了,试想楼天乾的才华举世间能超过他的想来已经无人,他那般的狡猾精明,但是大漠朝廷内还是出现了官官相护,腐败不堪的情景,更别说天宸国的国君已是年老,而最为英明的璃王又被外调边城,天宸的京城可想而知肯定是败絮其中了。
  白纸黑字上面清楚的写着十文钱一个箭头,周雄山是生意人,这一批箭头不说多赚银子,一个至少要赚个两三文。但是军营里要的数量之大可想而知,再加上箭头本身就属于易耗品,哪怕一个只赚一文钱周雄山也能发大财,但是墨玉寒确不怎么好过了。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花千玥一回头看向了她终于露出了往日的笑容,三分调侃七分戏弄“怎么?这么快就对我失去信心了?还是怕来日璃王与他兵刃相见时,你对他也失去了信心?”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周雄山看着墨玉寒喜笑颜开,语气中也没有了刚刚那逼人的气势,不由的松了一把汗,还好,还好,看来花千玥的这一番话是说道璃王的心坎里了,眼下他也算得上是脱险了。
  周雄山低着头听着墨玉寒那低沉有力的声音,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璃王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过往,而是转了话题冲着箭头去了。
  其实在她们决定与璃王做生意的时候,花千玥就发现楼天芸的异常,她自然也知道楼天芸所担心的事“放心吧,这世上要真的能让我花千玥动心的人已不简单,而又要与我相守的人,怕是还没有呢。”
  这一次花千玥沉默了,不再有了以往那份笃定“生意之本在于货,而货物之本在于货币,如今我们手里货物再好,璃王手里没有银子,谁也不敢轻易的断定这笔生意做不做得成。”
  花千玥坐在桌上想起了自己初来这个时代时,在天宸国发生的一切,“除非,璃王被众人排挤,朝廷内不得人心。”
  花千玥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楼天乾,楼天芸当然也听得出来花千玥的意思,想来她的想法花千玥已经一目了然。
  “回王爷,前几日草民一时心血来潮去了一趟城东的河边,见着几位老翁正值垂钓,正巧城内的几位猎户狩猎归来,草民就与他们多聊了几句,听着猎户说他们手里的箭头已是当下最好的了,但依旧觉得不够威力,而渔夫说箭头的威力小是因为箭头所要猎杀的对象多,而鱼钩则不一样,鱼钩只专心的对付一种动物,那就是鱼。”
  “那生意谈的怎么样?璃王可说了要买进军营?”
  墨玉寒瞟了他一眼将视线看向了手里的茶杯中,看不清他在想什么,那眼神很是平静,那神色很是淡然“是吗?那正巧,本王倒想听一听你是怎样想出了如此的利器?”
  这边,周雄山如释重负的回了周府,花千玥和楼天芸正好在周府里候着他。楼天芸见他一回来赶紧的迎了上去就问道“如何?”
  花千玥看着楼天芸摇着头,楼天芸说的没错,按照常理来说璃王这样的人才应该是储君最好的人选,而且当日楼天乾那般的强迫她要她嫁与大漠为的不就是牵制璃王?
  这天周雄山在璃王府足足呆了大半天,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此次去还带了另一件物品,墨玉寒看着桌上那一张字据,上面正是铁匠与花千玥签下的协议,只是落笔出花千玥那三个字改成了周雄山。
  墨玉寒看着周雄山,刚刚锋利的眼神瞬间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不再有刚刚的深沉,反而多了一份赏识,这一番话不仅说出了箭头的由来,更是寓含了另一番意思“好,说的好。”
  这已经是花千玥做的最为实际的猜测了,试想楼天乾的才华举世间能超过他的想来已经无人,他那般的狡猾精明,但是大漠朝廷内还是出现了官官相护,腐败不堪的情景,更别说天宸国的国君已是年老,而最为英明的璃王又被外调边城,天宸的京城可想而知肯定是败絮其中了。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周雄山低着头听着墨玉寒那低沉有力的声音,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璃王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过往,而是转了话题冲着箭头去了。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楼天芸听着花千玥的话,惊讶的看着她“照这样说来,那璃王真的有可能不会买下我们的箭头。”
  墨玉寒嘴角一扬“最近听闻城内很是流行一种箭头,周府里可曾有过?”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墨玉寒抬起了头,看向了周雄山消失的地方,如果刚刚他还在猜测自己的想法是对是错,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了,看着对面的男子,墨玉寒露出了笑容“是他?”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墨玉寒看着周雄山,刚刚锋利的眼神瞬间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不再有刚刚的深沉,反而多了一份赏识,这一番话不仅说出了箭头的由来,更是寓含了另一番意思“好,说的好。”
  “也罢,那就不着急,反正箭头的赶制也要些时日,这段日子就安心的等着消息吧。”
  这一次花千玥沉默了,不再有了以往那份笃定“生意之本在于货,而货物之本在于货币,如今我们手里货物再好,璃王手里没有银子,谁也不敢轻易的断定这笔生意做不做得成。”
  “才不是!”楼天芸翘着嘴一转身背向了花千玥“我是看你对璃王如此用心,他日你若真的留在了天宸国,那我一个人岂不孤单?”
  周雄山双眼一垂“呵呵”一笑,又将头低了几分看来现在只有靠他自己了“王爷英明,这冗城内想来就不会有什么事能瞒得过王爷。草民之前取财也算不上取之有道,但自从五年前见过王爷与大漠军队一战之后,诚心洗礼,潜心研究经商之髓,如今也是靠的些小把戏换了些碎银子才有了王爷口中的'财'”
  毕竟对于自己设计的东西,设计者本人一定会有一番想法和解释,当然如是他人滥竽充数贸然顶替,这一问自然就会让真的成真,假的变假。
  墨玉寒嘴角一扬“最近听闻城内很是流行一种箭头,周府里可曾有过?”
  花千玥坐在桌上想起了自己初来这个时代时,在天宸国发生的一切,“除非,璃王被众人排挤,朝廷内不得人心。”
  “那生意谈的怎么样?璃王可说了要买进军营?”
  花千玥一回头看向了她终于露出了往日的笑容,三分调侃七分戏弄“怎么?这么快就对我失去信心了?还是怕来日璃王与他兵刃相见时,你对他也失去了信心?”
  周雄山依旧不敢抬头回了话“回王爷,草民手里确实有那箭头,不瞒王爷说这箭头就是出自草民的府上。”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这天周雄山在璃王府足足呆了大半天,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此次去还带了另一件物品,墨玉寒看着桌上那一张字据,上面正是铁匠与花千玥签下的协议,只是落笔出花千玥那三个字改成了周雄山。
  “也罢,那就不着急,反正箭头的赶制也要些时日,这段日子就安心的等着消息吧。”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想着京城内的那一帮官官相护的昏庸之人,莫说要乡朝廷伸手要银子,自从他到了冗城之后,军营里的粮饷全部被减半,好在他靠着自己的威望和城内百姓的支持,对于军营的粮饷能够自给自足一部分,眼下为了这一批箭头要抽出一笔银子,还真是个难事。
  “也罢,那就不着急,反正箭头的赶制也要些时日,这段日子就安心的等着消息吧。”
  周雄山听着墨玉寒的话心里暗自一喜,幸亏花千玥提前告知了他,要不然璃王这样一问无疑是在试探这箭头究竟是不是出自他的想法。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那人淡淡一笑,声音轻柔如风,一飘即散“亦真亦假!”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周雄山也不隐瞒地说出了在璃王府内的一切,花千玥听着也跟着犯了困惑。有时听一个人的描述,只能看到他眼里的一切,但是每个人对待同一件事物的判断认知都是不同的解惑,花千玥并没有人在当场的看到一切,自然也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周雄山也不隐瞒地说出了在璃王府内的一切,花千玥听着也跟着犯了困惑。有时听一个人的描述,只能看到他眼里的一切,但是每个人对待同一件事物的判断认知都是不同的解惑,花千玥并没有人在当场的看到一切,自然也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这已经是花千玥做的最为实际的猜测了,试想楼天乾的才华举世间能超过他的想来已经无人,他那般的狡猾精明,但是大漠朝廷内还是出现了官官相护,腐败不堪的情景,更别说天宸国的国君已是年老,而最为英明的璃王又被外调边城,天宸的京城可想而知肯定是败絮其中了。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周雄山双眼一垂“呵呵”一笑,又将头低了几分看来现在只有靠他自己了“王爷英明,这冗城内想来就不会有什么事能瞒得过王爷。草民之前取财也算不上取之有道,但自从五年前见过王爷与大漠军队一战之后,诚心洗礼,潜心研究经商之髓,如今也是靠的些小把戏换了些碎银子才有了王爷口中的'财'”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墨玉寒瞟了他一眼将视线看向了手里的茶杯中,看不清他在想什么,那眼神很是平静,那神色很是淡然“是吗?那正巧,本王倒想听一听你是怎样想出了如此的利器?”
  男子也悠悠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墨玉寒,眉目间不沾庸俗,不惹尘埃,这容貌正是吴庸。吴庸看着墨玉寒轻点额头明显的是赞成墨玉寒的说法……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墨玉寒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茶具,看着周雄山眼里似信似疑,显然在衡量他说的真实性“你的意思是说你讲鱼钩和箭头合并才有了这样的利器?”
  楼天芸双眼一瞪看着周雄山显然是不敢相信“怎么会?军饷向来不都是朝廷如数支付吗?”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花千玥统观大局作出了判断,楼天芸和周雄山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就此散开。
  周雄山听闻瞬间整个人一个寒战,显然墨玉寒能说出他进冗城的时间,而且还这般的准确,那就说明自己的底细他铁定是知道的,府邸的状态他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想来璃王是刻意给他个下马威的,而关键的是花千玥并没有告诉他璃王会玩这一招,并没有给他准备好对策。
  这天周雄山在璃王府足足呆了大半天,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此次去还带了另一件物品,墨玉寒看着桌上那一张字据,上面正是铁匠与花千玥签下的协议,只是落笔出花千玥那三个字改成了周雄山。
  周雄山摇了摇头说道“璃王说这箭头确实是好,只是朝廷每年派下的军饷连军粮都不购买,这箭头怕是只能流传于民间,进不了军营里。”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墨玉寒原本是想见识见识这箭头的背后设计者,顺便也将这批箭头用于军队,然而这一张字据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楼天芸双眼一瞪看着周雄山显然是不敢相信“怎么会?军饷向来不都是朝廷如数支付吗?”
  墨玉寒轻轻的放下了手里的茶具,看着周雄山眼里似信似疑,显然在衡量他说的真实性“你的意思是说你讲鱼钩和箭头合并才有了这样的利器?”
  “回王爷,前几日草民一时心血来潮去了一趟城东的河边,见着几位老翁正值垂钓,正巧城内的几位猎户狩猎归来,草民就与他们多聊了几句,听着猎户说他们手里的箭头已是当下最好的了,但依旧觉得不够威力,而渔夫说箭头的威力小是因为箭头所要猎杀的对象多,而鱼钩则不一样,鱼钩只专心的对付一种动物,那就是鱼。”
  这天周雄山在璃王府足足呆了大半天,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此次去还带了另一件物品,墨玉寒看着桌上那一张字据,上面正是铁匠与花千玥签下的协议,只是落笔出花千玥那三个字改成了周雄山。
  墨玉寒看着周雄山,刚刚锋利的眼神瞬间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不再有刚刚的深沉,反而多了一份赏识,这一番话不仅说出了箭头的由来,更是寓含了另一番意思“好,说的好。”
  花千玥统观大局作出了判断,楼天芸和周雄山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就此散开。
  其实在她们决定与璃王做生意的时候,花千玥就发现楼天芸的异常,她自然也知道楼天芸所担心的事“放心吧,这世上要真的能让我花千玥动心的人已不简单,而又要与我相守的人,怕是还没有呢。”
  墨玉寒看着周雄山,刚刚锋利的眼神瞬间一变“哈哈”大笑起来,不再有刚刚的深沉,反而多了一份赏识,这一番话不仅说出了箭头的由来,更是寓含了另一番意思“好,说的好。”
  楼天芸听着花千玥的话,惊讶的看着她“照这样说来,那璃王真的有可能不会买下我们的箭头。”
  楼天芸面色难看的看着花千玥,这样的花千玥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没有把握,而且对于对手还如此用心“要不我们将这些箭头撤回去卖给大漠吧。”楼天芸抱着一点私心冲着花千玥说道。
  花千玥和楼天芸回了客栈,楼天芸不解的问道“以璃王的本事应该是镇守京城才对,怎么如今被发配到边城不说,连军饷都不能解决?”
  周雄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厅,端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是一口而饮,直到一壶茶水被他饮尽,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连连平息了气息“总算是回来了,王爷起初是起了疑的,但是我按照花公子的意思说了那段故事,王爷似信非信的,我也看不出个究竟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