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私会情郎

作者:百里云初  发布时间:2015-05-10 22:48  字数:3248 

  赵清如自然知道那东西是她的,当初她见到那个锦囊的时候便立刻喜欢上了。那是每年产量不过百匹的江南云锦织造,又是有“凡尘之女”之称的水月坊十三娘亲手所绣,实在是不可多得之物,当初顾子文给她弄了过来,她当真是喜欢得紧,几乎从不离身。
  “我……”赵清如讷讷地开口,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你不知道?”顾子文冷笑一声,眼底染上了一抹猩红之色,“你把我叫来这里现在和我说什么你不知道?赵清如,你真是做得一手好戏!”
  “呵……”寂静的气氛中忽然传来一声轻笑,似乎含了十分的嘲讽,又像是看透一切的蔑视,虽说只是一个音节,但是却让顾子文心下一动。
  “谁在外边!”赵清如将那门拍的碰碰作响,那门却还是纹丝不动,没有一分打开的迹象。
  他知道华溪烟是谁,当初知道赵清如要嫁人的时候他打听过一切事情。虽说不知道赵清如和那华溪烟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既然赵清如那般说,他也那般说罢。
  “你连我都不识得,我如何叫你前来?这般说话,当真是贻笑大方!”华溪烟跟在云祁身后走了进来,讽刺开口,清凌的眸子如九天寒泉,冰凉入骨。
  虽知她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当初那一场风花雪月之事他依旧放不下。他一直以为赵清如是有苦衷的,甚至打算他高中之后便将她抢回来。他可以不管她已经嫁为人妇,可以不管世俗礼法,只要能将赵清如夺回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华小姐一直与我在一起,如何给你传信?”云祁缓步迈了进来,双手置于身后,身姿挺拔修长,面容虽依旧是温润的笑意,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含了一抹凌厉。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虽说这房间内灯火通明,但是赵清如心下惧怕,一阵清风从旁边大开的窗户里面吹了进来,她生生地打了个寒颤,心下恐慌更甚。
  相传公子云祁素衣雪裳,仙姿玉容,素淡笔墨倾尽天下风姿,他不知道除了他,还有谁能将这苍白的颜色穿出一片锦绣华章。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赵清如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地跑到了门口,努力拉扯着那禁闭的门,却发现像是被人上锁了一般,怎么都拉拽不开。
  赵清如一个机灵回过了神,看着孙沐扬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下恐慌更甚。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虽知她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当初那一场风花雪月之事他依旧放不下。他一直以为赵清如是有苦衷的,甚至打算他高中之后便将她抢回来。他可以不管她已经嫁为人妇,可以不管世俗礼法,只要能将赵清如夺回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孙沐扬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今天在场的都是贵宾,这赵清如这样,当真是把脸丢尽了!
  众人转头,只觉门口一片光华流泻,像是一抹白月光倾洒了进来,照亮了这满室的暗沉,驱散了那沉闷的气氛。
  但是现在,见到她这般手足无措、孤立无援的状态,他依旧是不忍了,虽说对方是那个男人,那个他感情方面的敌人,见到赵清如这般低声下气,哀声婉求的状态,他依旧是不忍了。
  云惟问出的话也是赵清如一直很是郁闷的问题,她也不知华溪烟到底是去了哪里。这房间就是这么一间,除了桌椅之外别无他物,华溪烟自然不可能藏身在这里。
  今天她穿了一身艳红色的湘群,和那锦囊的颜色极为相近,竟然没有注意到那锦囊什么时候遗失,还到了这顾子文手中。
  他知道华溪烟是谁,当初知道赵清如要嫁人的时候他打听过一切事情。虽说不知道赵清如和那华溪烟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既然赵清如那般说,他也那般说罢。
  “贱人!”门忽然被大力推开,随即而来的是一声怒喝,赵清如只觉被人一把拽了出去,紧接着脸上便是一阵火辣辣地疼痛。
  “不知道顾公子有什么好说的?”谢嫣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顾子文,开口道,“我们不如听听顾公子的说法,看看孙少夫人是如何来这里的。”
  “当初孙少夫人和顾公子的感情在京城便是一件风流韵事,现在看来两位更是郎情妾意不减当初,真真是让人感叹!”杨瑾程吊儿郎当地出声,一副伤春悲秋的语气。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赵清如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地跑到了门口,努力拉扯着那禁闭的门,却发现像是被人上锁了一般,怎么都拉拽不开。
  赵清如一个机灵回过了神,看着孙沐扬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下恐慌更甚。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闭嘴!”孙沐扬怒喝着打断了赵清如的话,看她的眸光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赵清如慌忙后退几步抬手挡住忽然间流泻而进地清风,还不及她放下手,手臂已经被人紧紧住。
  再次跑到了那门口,正打算新的一轮的呼喊时,冷不丁那门被人从外边打开来。
  “你可真是装的够了!”顾子文恶狠狠地说道,“还不是你的侍卫交于我说你于我在此相会的?现在你这死不承认又是什么意思?”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刚刚她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华溪烟走进了这里,现在却是消失地无影无踪,赵清如忍不住心下一寒。
  刚刚她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华溪烟走进了这里,现在却是消失地无影无踪,赵清如忍不住心下一寒。
  “你告诉他们,不是我叫你来这里的!不是我!”赵清如忽然转身看着顾子文,朝着他大吼着,竟然朝着他身上张牙舞爪地扑去。
  “我……”赵清如讷讷地开口,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当初孙少夫人和顾公子的感情在京城便是一件风流韵事,现在看来两位更是郎情妾意不减当初,真真是让人感叹!”杨瑾程吊儿郎当地出声,一副伤春悲秋的语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清如一张俏脸已经涨红,依旧不依不饶地挣扎着。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赵清如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地跑到了门口,努力拉扯着那禁闭的门,却发现像是被人上锁了一般,怎么都拉拽不开。

  “谁在外边!”赵清如将那门拍的碰碰作响,那门却还是纹丝不动,没有一分打开的迹象。

  赵清如这才猛然想到,她跟着华溪烟,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来了这画舫的第三层,而大多数都只是在甲板之上,附近哪里会有人来救她?

  刚刚她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华溪烟走进了这里,现在却是消失地无影无踪,赵清如忍不住心下一寒。

  虽说这房间内灯火通明,但是赵清如心下惧怕,一阵清风从旁边大开的窗户里面吹了进来,她生生地打了个寒颤,心下恐慌更甚。

  疾步跑到那床边向下望去,这是船的另外一边,下边是荡漾着的黑不见底的湖水,赵清如心下一抖,赶紧后退几步。

  “你胡说!”赵清如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顾子文,恼羞成怒地道,“我哪里叫你过来了?你胡说什么!”

  再次跑到了那门口,正打算新的一轮的呼喊时,冷不丁那门被人从外边打开来。

  赵清如慌忙后退几步抬手挡住忽然间流泻而进地清风,还不及她放下手,手臂已经被人紧紧住。

  “别叫,你想被人知道你我在这里?”还不待赵清如呼喊出声,来人赶紧开口阻断了她到了唇边的嘶喊。

  听到熟悉的声音,赵清如凝目,眼前的人可不就是顾子文?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你放开我!”赵清如努力从顾子文手中挣脱着,想着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得了?

  顾子文一愣,随即露出一抹于俊朗的外表不符合的狰狞:“事到如今你让我放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赵清如一张俏脸已经涨红,依旧不依不饶地挣扎着。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你不知道?”顾子文冷笑一声,眼底染上了一抹猩红之色,“你把我叫来这里现在和我说什么你不知道?赵清如,你真是做得一手好戏!”

  “你不知道?”顾子文冷笑一声,眼底染上了一抹猩红之色,“你把我叫来这里现在和我说什么你不知道?赵清如,你真是做得一手好戏!”

  “你胡说!”赵清如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顾子文,恼羞成怒地道,“我哪里叫你过来了?你胡说什么!”

  云惟问出的话也是赵清如一直很是郁闷的问题,她也不知华溪烟到底是去了哪里。这房间就是这么一间,除了桌椅之外别无他物,华溪烟自然不可能藏身在这里。

  顾子文不理解为何赵清如把他叫来又抵死不承认,从袖中掏出一个东西举到赵清如面前:“你可是还记得这个?”

  看着他手中那芙蓉并蒂的小巧锦囊,赵清如一怔,随即问道:“这个东西怎么在你哪里?”

  “你可真是装的够了!”顾子文恶狠狠地说道,“还不是你的侍卫交于我说你于我在此相会的?现在你这死不承认又是什么意思?”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孙沐扬看着赵清如,眼中除了嫌恶之外还有极为失望的神色:“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华小姐如何?难不成还是华小姐将你绑了带到这里来的?”

  看着赵清如沉默,顾子文以为她是被自己说破无言以对了,于是接着沉声说道:“这锦囊还是当初在京城之时春年我送你之物,你极为喜欢,所以一直戴在身上,难不成我还拿这个骗你不成?”

  虽说这房间内灯火通明,但是赵清如心下惧怕,一阵清风从旁边大开的窗户里面吹了进来,她生生地打了个寒颤,心下恐慌更甚。

  赵清如自然知道那东西是她的,当初她见到那个锦囊的时候便立刻喜欢上了。那是每年产量不过百匹的江南云锦织造,又是有“凡尘之女”之称的水月坊十三娘亲手所绣,实在是不可多得之物,当初顾子文给她弄了过来,她当真是喜欢得紧,几乎从不离身。

  她知孙沐扬向来心高气傲,眼里容不得沙子,如今出了这般情况,当真不知这人要如何。心慌之下,有些口不择言地道:“是华溪烟!是华溪烟带我来这里的!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疾步跑到那床边向下望去,这是船的另外一边,下边是荡漾着的黑不见底的湖水,赵清如心下一抖,赶紧后退几步。

  今天她穿了一身艳红色的湘群,和那锦囊的颜色极为相近,竟然没有注意到那锦囊什么时候遗失,还到了这顾子文手中。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我没有……我没有……”赵清如已经顾不得自己现在发髻散乱,妆容尽毁。只是喃喃地重复着那几个字。

  “贱人!”门忽然被大力推开,随即而来的是一声怒喝,赵清如只觉被人一把拽了出去,紧接着脸上便是一阵火辣辣地疼痛。

  孙沐扬的脸色已经不是铁青二字可以形容。他将赵清如一把甩在地上,厉声道:“我说怎半天不见你回来,原来是在这里私会情郎!”

  赵清如再次摔倒在地,只是觉得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疼痛万分,脸上像是针扎一般地痛,如万芒刺骨,烈火焚烧。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夫君……”赵清如艰难开口,冲着孙沐扬唤道。

  “闭嘴!”孙沐扬怒喝着打断了赵清如的话,看她的眸光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刚刚坐在一起的几人全部都缓步迈了近年来,见到屋中的散人,具是一惊。

  虽知她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当初那一场风花雪月之事他依旧放不下。他一直以为赵清如是有苦衷的,甚至打算他高中之后便将她抢回来。他可以不管她已经嫁为人妇,可以不管世俗礼法,只要能将赵清如夺回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众人转头,只觉门口一片光华流泻,像是一抹白月光倾洒了进来,照亮了这满室的暗沉,驱散了那沉闷的气氛。

  “孙少夫人好雅兴!”杨瑾程缓缓摇着折扇,似讥似讽地开口脸上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孙沐扬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今天在场的都是贵宾,这赵清如这样,当真是把脸丢尽了!

  “当时我在外边便听到了你们所说的锦囊,难不成还是什么定情信物不成?”孙沐扬冷笑着,一双眸子盯着顾子文手中红色的锦囊,只是觉得那颜色极为刺目,几乎要将他眼睛灼伤。

  “不是,夫君……”赵清如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别的,一把抓住孙沐扬的胳膊,哀声解释道,两行清泪从眼中留下,极为哀戚。

  赵清如这才猛然想到,她跟着华溪烟,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来了这画舫的第三层,而大多数都只是在甲板之上,附近哪里会有人来救她?

  “闭嘴!”孙沐扬怒喝着打断了赵清如的话,看她的眸光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孙沐扬的脸色很冷,几乎是连看都不屑看赵清如一眼,唇角紧紧抿着,似乎是下一刻就要忍耐不住爆发出来一般。

  今天她穿了一身艳红色的湘群,和那锦囊的颜色极为相近,竟然没有注意到那锦囊什么时候遗失,还到了这顾子文手中。

  “当初孙少夫人和顾公子的感情在京城便是一件风流韵事,现在看来两位更是郎情妾意不减当初,真真是让人感叹!”杨瑾程吊儿郎当地出声,一副伤春悲秋的语气。

  虽知她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当初那一场风花雪月之事他依旧放不下。他一直以为赵清如是有苦衷的,甚至打算他高中之后便将她抢回来。他可以不管她已经嫁为人妇,可以不管世俗礼法,只要能将赵清如夺回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当初孙少夫人和顾公子的感情在京城便是一件风流韵事,现在看来两位更是郎情妾意不减当初,真真是让人感叹!”杨瑾程吊儿郎当地出声,一副伤春悲秋的语气。

  赵清如一个机灵回过了神,看着孙沐扬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下恐慌更甚。

  她知孙沐扬向来心高气傲,眼里容不得沙子,如今出了这般情况,当真不知这人要如何。心慌之下,有些口不择言地道:“是华溪烟!是华溪烟带我来这里的!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闭嘴!”孙沐扬怒喝着打断了赵清如的话,看她的眸光似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孙沐扬看着赵清如,眼中除了嫌恶之外还有极为失望的神色:“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华小姐如何?难不成还是华小姐将你绑了带到这里来的?”

  但是现在,见到她这般手足无措、孤立无援的状态,他依旧是不忍了,虽说对方是那个男人,那个他感情方面的敌人,见到赵清如这般低声下气,哀声婉求的状态,他依旧是不忍了。

  “别叫,你想被人知道你我在这里?”还不待赵清如呼喊出声,来人赶紧开口阻断了她到了唇边的嘶喊。

  看着赵清如沉默,顾子文以为她是被自己说破无言以对了,于是接着沉声说道:“这锦囊还是当初在京城之时春年我送你之物,你极为喜欢,所以一直戴在身上,难不成我还拿这个骗你不成?”

  “真的是她!夫君!真的是她!”见孙沐扬不信自己,赵清如整个人都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紧紧抓着孙沐扬的锦袍,“我真的是跟着她来这里的!”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我没有……我没有……”赵清如已经顾不得自己现在发髻散乱,妆容尽毁。只是喃喃地重复着那几个字。

  再次跑到了那门口,正打算新的一轮的呼喊时,冷不丁那门被人从外边打开来。

  “你告诉他们,不是我叫你来这里的!不是我!”赵清如忽然转身看着顾子文,朝着他大吼着,竟然朝着他身上张牙舞爪地扑去。

  看着赵清如沉默,顾子文以为她是被自己说破无言以对了,于是接着沉声说道:“这锦囊还是当初在京城之时春年我送你之物,你极为喜欢,所以一直戴在身上,难不成我还拿这个骗你不成?”

  “孙少夫人慎行!”谢嫣忽然上前,不费吹灰之力地抓住了赵清如,在她抓猪顾子文的前一刻拦住了她。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我真的是跟着华溪烟来这里的!”赵清如不知道用什么说辞来证明自己,只得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殊不知这毫无说服力的一句话让在场之人更是方案万分。

  “真的是她!夫君!真的是她!”见孙沐扬不信自己,赵清如整个人都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紧紧抓着孙沐扬的锦袍,“我真的是跟着她来这里的!”

  孙沐扬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今天在场的都是贵宾,这赵清如这样,当真是把脸丢尽了!

  云惟的面容上除了不屑之外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孙少夫人口口声声说华小姐将你带来这里,可是她人在哪里?既然你是被她骗来这里,还能让她走了不成?”

  云惟问出的话也是赵清如一直很是郁闷的问题,她也不知华溪烟到底是去了哪里。这房间就是这么一间,除了桌椅之外别无他物,华溪烟自然不可能藏身在这里。

  “我……”赵清如讷讷地开口,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不知道顾公子有什么好说的?”谢嫣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顾子文,开口道,“我们不如听听顾公子的说法,看看孙少夫人是如何来这里的。”

  “我……”顾子文只是吐出一个字,再没有说其它,见到满脸悲痛神色涕泗横流的赵清如,心中不忍更甚。

  虽知她已经嫁做人妇,但是当初那一场风花雪月之事他依旧放不下。他一直以为赵清如是有苦衷的,甚至打算他高中之后便将她抢回来。他可以不管她已经嫁为人妇,可以不管世俗礼法,只要能将赵清如夺回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赵清如慌忙后退几步抬手挡住忽然间流泻而进地清风,还不及她放下手,手臂已经被人紧紧住。

  但是现在,见到她这般手足无措、孤立无援的状态,他依旧是不忍了,虽说对方是那个男人,那个他感情方面的敌人,见到赵清如这般低声下气,哀声婉求的状态,他依旧是不忍了。

  他知道华溪烟是谁,当初知道赵清如要嫁人的时候他打听过一切事情。虽说不知道赵清如和那华溪烟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既然赵清如那般说,他也那般说罢。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我没有……我没有……”赵清如已经顾不得自己现在发髻散乱,妆容尽毁。只是喃喃地重复着那几个字。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确实是那位华小姐叫我来的。”顾子文狠下了决心,缓缓开口。

  赵清如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如获大赦一般。

  “呵……”寂静的气氛中忽然传来一声轻笑,似乎含了十分的嘲讽,又像是看透一切的蔑视,虽说只是一个音节,但是却让顾子文心下一动。

  众人转头,只觉门口一片光华流泻,像是一抹白月光倾洒了进来,照亮了这满室的暗沉,驱散了那沉闷的气氛。

  “不知道顾公子有什么好说的?”谢嫣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顾子文,开口道,“我们不如听听顾公子的说法,看看孙少夫人是如何来这里的。”

  “华小姐一直与我在一起,如何给你传信?”云祁缓步迈了进来,双手置于身后,身姿挺拔修长,面容虽依旧是温润的笑意,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含了一抹凌厉。

  “我没有……我没有……”赵清如已经顾不得自己现在发髻散乱,妆容尽毁。只是喃喃地重复着那几个字。

  顾子文看着来人,几乎同一时间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众人转头,只觉门口一片光华流泻,像是一抹白月光倾洒了进来,照亮了这满室的暗沉,驱散了那沉闷的气氛。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你告诉他们,不是我叫你来这里的!不是我!”赵清如忽然转身看着顾子文,朝着他大吼着,竟然朝着他身上张牙舞爪地扑去。

  相传公子云祁素衣雪裳,仙姿玉容,素淡笔墨倾尽天下风姿,他不知道除了他,还有谁能将这苍白的颜色穿出一片锦绣华章。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我……”赵清如讷讷地开口,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你连我都不识得,我如何叫你前来?这般说话,当真是贻笑大方!”华溪烟跟在云祁身后走了进来,讽刺开口,清凌的眸子如九天寒泉,冰凉入骨。
  顾子文不理解为何赵清如把他叫来又抵死不承认,从袖中掏出一个东西举到赵清如面前:“你可是还记得这个?”
  虽说这房间内灯火通明,但是赵清如心下惧怕,一阵清风从旁边大开的窗户里面吹了进来,她生生地打了个寒颤,心下恐慌更甚。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云惟问出的话也是赵清如一直很是郁闷的问题,她也不知华溪烟到底是去了哪里。这房间就是这么一间,除了桌椅之外别无他物,华溪烟自然不可能藏身在这里。
  “我真的是跟着华溪烟来这里的!”赵清如不知道用什么说辞来证明自己,只得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殊不知这毫无说服力的一句话让在场之人更是方案万分。
  “你胡说!”赵清如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顾子文,恼羞成怒地道,“我哪里叫你过来了?你胡说什么!”
  “你不知道?”顾子文冷笑一声,眼底染上了一抹猩红之色,“你把我叫来这里现在和我说什么你不知道?赵清如,你真是做得一手好戏!”
  “你不知道?”顾子文冷笑一声,眼底染上了一抹猩红之色,“你把我叫来这里现在和我说什么你不知道?赵清如,你真是做得一手好戏!”
  “真的是她!夫君!真的是她!”见孙沐扬不信自己,赵清如整个人都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紧紧抓着孙沐扬的锦袍,“我真的是跟着她来这里的!”
  “别叫,你想被人知道你我在这里?”还不待赵清如呼喊出声,来人赶紧开口阻断了她到了唇边的嘶喊。
  再次跑到了那门口,正打算新的一轮的呼喊时,冷不丁那门被人从外边打开来。
  “当初孙少夫人和顾公子的感情在京城便是一件风流韵事,现在看来两位更是郎情妾意不减当初,真真是让人感叹!”杨瑾程吊儿郎当地出声,一副伤春悲秋的语气。
  “你胡说!”赵清如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顾子文,恼羞成怒地道,“我哪里叫你过来了?你胡说什么!”
  孙沐扬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今天在场的都是贵宾,这赵清如这样,当真是把脸丢尽了!
  刚刚她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华溪烟走进了这里,现在却是消失地无影无踪,赵清如忍不住心下一寒。
  “当初孙少夫人和顾公子的感情在京城便是一件风流韵事,现在看来两位更是郎情妾意不减当初,真真是让人感叹!”杨瑾程吊儿郎当地出声,一副伤春悲秋的语气。
  虽说这房间内灯火通明,但是赵清如心下惧怕,一阵清风从旁边大开的窗户里面吹了进来,她生生地打了个寒颤,心下恐慌更甚。
  “我……”顾子文只是吐出一个字,再没有说其它,见到满脸悲痛神色涕泗横流的赵清如,心中不忍更甚。
  再次跑到了那门口,正打算新的一轮的呼喊时,冷不丁那门被人从外边打开来。
  “不是,夫君……”赵清如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别的,一把抓住孙沐扬的胳膊,哀声解释道,两行清泪从眼中留下,极为哀戚。
  “我……”顾子文只是吐出一个字,再没有说其它,见到满脸悲痛神色涕泗横流的赵清如,心中不忍更甚。
  云惟问出的话也是赵清如一直很是郁闷的问题,她也不知华溪烟到底是去了哪里。这房间就是这么一间,除了桌椅之外别无他物,华溪烟自然不可能藏身在这里。
  孙沐扬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今天在场的都是贵宾,这赵清如这样,当真是把脸丢尽了!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看着赵清如沉默,顾子文以为她是被自己说破无言以对了,于是接着沉声说道:“这锦囊还是当初在京城之时春年我送你之物,你极为喜欢,所以一直戴在身上,难不成我还拿这个骗你不成?”
  见到赵清如有些癫狂的模样,杨瑾程再次开口:“孙少夫人这推脱的本事也是让人感叹!”
  “你放开我!”赵清如努力从顾子文手中挣脱着,想着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得了?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夫君……”赵清如艰难开口,冲着孙沐扬唤道。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我真的是跟着华溪烟来这里的!”赵清如不知道用什么说辞来证明自己,只得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殊不知这毫无说服力的一句话让在场之人更是方案万分。
  再次跑到了那门口,正打算新的一轮的呼喊时,冷不丁那门被人从外边打开来。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看着赵清如沉默,顾子文以为她是被自己说破无言以对了,于是接着沉声说道:“这锦囊还是当初在京城之时春年我送你之物,你极为喜欢,所以一直戴在身上,难不成我还拿这个骗你不成?”
  “不知道顾公子有什么好说的?”谢嫣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顾子文,开口道,“我们不如听听顾公子的说法,看看孙少夫人是如何来这里的。”
  “别叫,你想被人知道你我在这里?”还不待赵清如呼喊出声,来人赶紧开口阻断了她到了唇边的嘶喊。
  “你不知道?”顾子文冷笑一声,眼底染上了一抹猩红之色,“你把我叫来这里现在和我说什么你不知道?赵清如,你真是做得一手好戏!”
  “呵……”寂静的气氛中忽然传来一声轻笑,似乎含了十分的嘲讽,又像是看透一切的蔑视,虽说只是一个音节,但是却让顾子文心下一动。
  赵清如双目空洞,这才深知自己差点犯错,要是当着孙沐扬的面再和顾子文有什么接触,当真是再也说不清了。
  赵清如已经蒙了,她对于顾子文的这些话可是一句都听不懂。想要努力想想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不知道顾公子有什么好说的?”谢嫣看着一边沉默不语的顾子文,开口道,“我们不如听听顾公子的说法,看看孙少夫人是如何来这里的。”
  “佩玢,我知你对我情谊尚在……”见到赵清如一脸迷蒙的神色,顾子文的语气柔和了几分,再次上前轻轻抱住她。
  赵清如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地跑到了门口,努力拉扯着那禁闭的门,却发现像是被人上锁了一般,怎么都拉拽不开。
  “我没有……我没有……”赵清如已经顾不得自己现在发髻散乱,妆容尽毁。只是喃喃地重复着那几个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

天生废材没有灵力?笑话,本小姐乃是绝顶天才。炼药师少见?本小姐轻轻松松就混到了神级。神器,神兽珍贵?随随便便都可以捡到一大堆上古神物,神器还带好基友投靠啊!踩渣男,灭贱女,本小姐信手拈来。不过这一不小心就掉入了某个邪魅男人的怀中,谁来告诉她怎么逃?某男扬起红唇:“想逃?掉入本王怀...

作者:兔子阿银
标签:穿越

二嫁豪门:总裁的专宠甜妻

帅帅总裁大人说:“嫁给我,翻身做长辈,报复渣男,我会宠你一辈子。”好,冲着这点,她答应了,可为什么,她感觉掉入了狼窝。这个表面纯情的总裁大人,背后闷骚,腹黑到极点,最擅长,打翻醋桶,清扫门前雪:“想泡她,也不打听下是谁家的老婆!”-------前任PS现任-----------...

作者:闲鱼十千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强婚夺爱:总裁的秘妻

安小仙被自己的顶头上司送上一个大人物的床,醒来后才知道这个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生杀予夺的男人,就是五年前下追杀令将她赶出江城的恶魔。 全世界的人都说他脾气古怪,不能人道,却不知他夜夜都如狼似虎,将她各种咚。 婚后,他给钱给权给势,帮她虐伪白莲踩绿茶婊,却唯独不给心。 明明顶着正妻的...

作者:安若夏
标签:言情

嫡女有毒,无赖邪妃很嚣张

21世纪最有前途的军人世家大小姐,竟然被一场车祸玩死了?!睁开眼,恶奴造次,众人欺凌,亲爹还没了!主母想杀我?记得排队!亲妹想害我?手段太low!什么?西胡太子要逼婚?484傻?小三绿茶轮番上阵,宁小姐觉得,他么的心好累,人家要拿小铁锤砸你胸口了哦~好在,上天赐了个国子监的花美男...

作者:木微实
标签:穿越

庶女归来:邪王的废柴狂妃

一朝穿越,某女花容失色:妈呀,胸口这血洞是怎么回事? 再一抬头,差点吓尿:这原主的鬼魂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不小心,摔到神秘石洞,邪魅男子强制契约,收获师傅兼护卫一枚! 蓝家,倒是个有趣的地方—— 家主贪婪,当家主母护短,只是很可惜,护的都不是她。 心机婊嫡女扮柔弱,还有个庶出的...

作者:轻舞雪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