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30章 神秘的客人

作者:三月暮雪  发布时间:2015-05-11 09:20  字数:3243 

  始源君总是这样解释:“始源国匮乏於下,少人问津,他们千里迢迢而来,都是我的贵客。”
  明月高悬在苍穹,水银似的撒在幽深莫测的宫中。这样晴朗的夜,半空中却有一大片烟霭浮动着,愈往深宫,变得愈发的鹰睃狼顾。天葵子小心地摸索,顺着璀璨的光线寻找。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李璟并无歇下的意思,他眯着色眼痴醉地看,并朝紫菀伸出手去。紫菀无奈起身,芳香缭雾随着她的脚步腾起。李璟情兴勃发,一把拽住她的衣裙,将她搂在怀里。
  “若天资聪秀,加上勤学苦读,博文强识,将来必是上官婉儿第二!”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她摇摇头,挥挥手,不愿去想。
  果然,前方现出一座重檐大殿,优雅的琴声清晰传来,写着“菀”字的宫灯明光闪闪,皓月在碧绿的荷池化成潋滟的涟漪。满眼都是月光摇荡落花碎影,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龙涎香。
  日子久了,始源君早已不将天葵子当外人看待,他的脸上透着凝重,道:“我是有所顾忌冯荆芥这个人。冯荆芥荧惑圣聪,上回我栽在这个人手里,得罪了皇上,差点回不来始源国。此番去金陵,怕是凶多吉少。”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你是怕我杀了始源君?你本是他的妻子,还在离分生情?”
  “主子,奴才要不要去打探一下?”常山道。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天葵子和常山齐声称喏。
  天葵子郑重地称喏。
  “皇上累了,卯时还要见客,早点歇着吧。”紫菀垂首答道。
  天葵子抬眼看去,落日余晖笼罩在始源君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迎着夕阳,整个人看过去像一尊泥塑的剪影。
  天葵子听出皆是逢迎谄媚之词,便直言道:“让大家失望了,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聪慧有才气的人。我自知天资愚笨,学识浅薄,大家有何办法,让我成为讨人喜欢的女子呢?”
  便在那个时候,一骑红翎急使飞奔行宫:李璟紧急召见始源君。
  
  始源君和几名客人正从月洞门出来,脚步稳健从容。他们见到天葵子俱是一愣,随即停止了谈笑。
  
  始源君和几名客人正从月洞门出来,脚步稳健从容。他们见到天葵子俱是一愣,随即停止了谈笑。
  天葵子没好气的瞪了常山一眼,呸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眼不见为净,我已经避开他们了,你还挖苦我。”
  “若天资聪秀,加上勤学苦读,博文强识,将来必是上官婉儿第二!”
  常山的话多少刺激到了天葵子,她竟敛起性情,将自己埋进这堆枯燥无味的书籍里。
  天葵子释然,暗暗替始源君高兴。
  她摇摇头,挥挥手,不愿去想。
  “若天资聪秀,加上勤学苦读,博文强识,将来必是上官婉儿第二!”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天葵子灵巧地避开了几名护卫,绕开守夜的内侍宫女,顺着琴声的方向,一直到了紫菀的寝房外面。
  常山指了指书籍,促狭的眼眸一闪:“这里有,你慢慢找吧。”
  天葵子赶紧缄言不语。
  明月高悬在苍穹,水银似的撒在幽深莫测的宫中。这样晴朗的夜,半空中却有一大片烟霭浮动着,愈往深宫,变得愈发的鹰睃狼顾。天葵子小心地摸索,顺着璀璨的光线寻找。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怎么不弹了?”李璟睁开眼,咕哝一句。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皇上累了,卯时还要见客,早点歇着吧。”紫菀垂首答道。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可惜这样的美男子却是软柿子一个,为求自身太平享受,把好端端的俏媳妇进献给了皇上,还算个男人吗?”
  “皇上,依臣妾的身份有违伦常,此番怎可?还是能避则避,免得日后朝廷议论。”紫菀勉强道。
  天葵子上前施了礼,清脆地应道:“书是读不完的,我在找自身原因。”
  紫菀面呈尴尬,暗地朝天葵子睥睨一眼,只能徒劳地接受李璟的亲热。天葵子耳根发热不忍细看,心想糟糕,李璟若是整夜纠缠紫菀,她就没办法接近紫菀了。
  天葵子抬眼看去,落日余晖笼罩在始源君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迎着夕阳,整个人看过去像一尊泥塑的剪影。
  紫菀眼中盈盈闪着泪光,颤声道:“臣妾不敢。皇上降下雨露之泽,乃臣妾莫大的荣幸,臣妾生死愿随皇上。始源君勾结余党,图谋反叛,辜负皇上的恩泽,杀了他也是其罪有应得。”
  晦暗空荡的院子里,两盏宫灯在风里摇摆,此处寂然,半空中传来一记乌鸦凄厉的叫声。始源君负手站着,仰望飞檐上狰狞欲吞的鸱吻走兽,凝神道:“不祥之兆。皇宫凶险,此时境况与上次无异。”
  常山思忖半晌,也是一脸纳闷:“主子被禁于此地孤独多年,所谓立国立家徒为虚设,皇上还想把主子怎样?”
  “始源君又来了!快看,长得太俊了。”
  紫菀眼中盈盈闪着泪光,颤声道:“臣妾不敢。皇上降下雨露之泽,乃臣妾莫大的荣幸,臣妾生死愿随皇上。始源君勾结余党,图谋反叛,辜负皇上的恩泽,杀了他也是其罪有应得。”
  天葵子心里一动,阻止常山道:“你容易暴露,还是我去吧。我扮成宫女模样,他们不会对我起戒心。再说,上回我夜走皇宫,对里面的景致大致熟悉。”
  众人皆笑,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天葵子听出皆是逢迎谄媚之词,便直言道:“让大家失望了,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聪慧有才气的人。我自知天资愚笨,学识浅薄,大家有何办法,让我成为讨人喜欢的女子呢?”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李璟并无歇下的意思,他眯着色眼痴醉地看,并朝紫菀伸出手去。紫菀无奈起身,芳香缭雾随着她的脚步腾起。李璟情兴勃发,一把拽住她的衣裙,将她搂在怀里。
  天葵子的身影闪了闪,紫菀便发现了。她略略踌躇,一曲《一斛珠》划过余音,房内寂无声响。
  天葵子与常山对视一眼,抱拳慷慨道:“天葵子虽然资质愚陋,愿随始源君前往金陵,昧死以护!”
  始源君点头赞许道:“天葵子果然有巾帼豪气。上次你夜潜皇宫,对宫中禁卫多少有所了解,必要时需要你的帮助。我们此去金陵,须得小心谨慎!”
  始源君一行人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三日后终于赶到帝都金陵。
  常山指了指书籍,促狭的眼眸一闪:“这里有,你慢慢找吧。”
  到达宫门,宫里的执事总管通报说皇上今晚累了,歇在菀懿才的寝殿里,明日一早再召见始源君。
  李璟恩宠眷顾的地方,灯火必是最辉煌的。
  始源君笑道:“读了一些妇行、礼法罢了,便心急了些。”
  
  “主子,奴才要不要去打探一下?”常山道。
  眼看又到了初冬,枯叶疏落,屋内平添寒意。不知怎的,听夜晚萧瑟的风声,天葵子总是翻来覆去心中感到分外寂寞。想翻书解闷,不觉又想起往事,愁得又不知如何是好。
  天葵子与常山对视一眼,抱拳慷慨道:“天葵子虽然资质愚陋,愿随始源君前往金陵,昧死以护!”
  天葵子听出皆是逢迎谄媚之词,便直言道:“让大家失望了,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聪慧有才气的人。我自知天资愚笨,学识浅薄,大家有何办法,让我成为讨人喜欢的女子呢?”
  常山指了指书籍,促狭的眼眸一闪:“这里有,你慢慢找吧。”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眼看又到了初冬,枯叶疏落,屋内平添寒意。不知怎的,听夜晚萧瑟的风声,天葵子总是翻来覆去心中感到分外寂寞。想翻书解闷,不觉又想起往事,愁得又不知如何是好。
  “始源君又来了!快看,长得太俊了。”
  始源君一行人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三日后终于赶到帝都金陵。
  刚进了驿馆,还没喘口气,宫中内侍又来圣旨,令始源君等人悉数入榻皇宫一宵,明日见驾。众人重新簇拥着始源君来到了皇宫,内侍们提着柿漆宫灯引路,走了半晌,方见所住的院子竟是上回遭囚禁的地方。
  天葵子没好气的瞪了常山一眼,呸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眼不见为净,我已经避开他们了,你还挖苦我。”

  接着又有点茫茫然道:“提起自身的原因,上哪儿找去?”

  常山指了指书籍,促狭的眼眸一闪:“这里有,你慢慢找吧。”

  常山的话多少刺激到了天葵子,她竟敛起性情,将自己埋进这堆枯燥无味的书籍里。

  在空洞的日子,那段情感时不时会淌进心尖深处,火辣辣的犹如刀割,她很想早日平复心境,将忧伤忘却。茫然无措的时候,只有借助书籍聊以慰藉。时间久了,竟不知不觉中忘了时辰,有时坐到红日三竿不知疲倦。

  -------------------

  她摇摇头,挥挥手,不愿去想。

  时光转瞬,从夏至秋。

  风里零落了黄叶,行宫里结满了银杏果。天葵子在假山下收起《春秋》,自由散漫的在行宫内游走。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始源君和几名客人正从月洞门出来,脚步稳健从容。他们见到天葵子俱是一愣,随即停止了谈笑。

  始源君朝天葵子淡淡颔首,打招呼道:“天葵子,我给你的书读得差不多了吧?”

  天葵子上前施了礼,清脆地应道:“书是读不完的,我在找自身原因。”

  众人皆笑,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天葵子灵巧地避开了几名护卫,绕开守夜的内侍宫女,顺着琴声的方向,一直到了紫菀的寝房外面。

  “真是天真烂漫的丫头。”

  “若天资聪秀,加上勤学苦读,博文强识,将来必是上官婉儿第二!”

  天葵子抬眼看去,落日余晖笼罩在始源君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迎着夕阳,整个人看过去像一尊泥塑的剪影。

  常山指了指书籍,促狭的眼眸一闪:“这里有,你慢慢找吧。”

  “始源国山清水秀,涵育人的灵性,姑娘早晚崭露头角,一鸣惊人。”

  天葵子听出皆是逢迎谄媚之词,便直言道:“让大家失望了,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聪慧有才气的人。我自知天资愚笨,学识浅薄,大家有何办法,让我成为讨人喜欢的女子呢?”

  “主子,奴才要不要去打探一下?”常山道。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始源君笑道:“读了一些妇行、礼法罢了,便心急了些。”

  众人重新笑起来,纷纷附和几句,始源君这才陪着客人径直去了。

  天葵子呆呆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刚才始源君不露声色替她解围,想到始源君逐渐在释怀,眉眼行止不再为紫菀的离去凄清,她的心里有了愉悦之感。

  李璟恩宠眷顾的地方,灯火必是最辉煌的。

  明月高悬在苍穹,水银似的撒在幽深莫测的宫中。这样晴朗的夜,半空中却有一大片烟霭浮动着,愈往深宫,变得愈发的鹰睃狼顾。天葵子小心地摸索,顺着璀璨的光线寻找。

  紫菀眼中盈盈闪着泪光,颤声道:“臣妾不敢。皇上降下雨露之泽,乃臣妾莫大的荣幸,臣妾生死愿随皇上。始源君勾结余党,图谋反叛,辜负皇上的恩泽,杀了他也是其罪有应得。”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众人皆笑,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始源君总是这样解释:“始源国匮乏於下,少人问津,他们千里迢迢而来,都是我的贵客。”

  天葵子听出皆是逢迎谄媚之词,便直言道:“让大家失望了,我不是你们所说的聪慧有才气的人。我自知天资愚笨,学识浅薄,大家有何办法,让我成为讨人喜欢的女子呢?”

  常山也说些类似的话:“主子虽是小国之君,却布德施惠,体恤百姓,那些能人居士自会慕名拜访。”

  天葵子没好气的瞪了常山一眼,呸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眼不见为净,我已经避开他们了,你还挖苦我。”

  天葵子释然,暗暗替始源君高兴。

  眼看又到了初冬,枯叶疏落,屋内平添寒意。不知怎的,听夜晚萧瑟的风声,天葵子总是翻来覆去心中感到分外寂寞。想翻书解闷,不觉又想起往事,愁得又不知如何是好。

  南方的吴越国,此时一定还是满眼的青山翠碧吧。有谁会像她这样,怀恋家乡院子里茂盛的天葵子,却不能回归?

  姬贤全断了消息,大头陈不知去向。最可怜的还是她,日子过得安逸,心里还是时不时的百般牵挂。

  她摇摇头,挥挥手,不愿去想。

  

  便在那个时候,一骑红翎急使飞奔行宫:李璟紧急召见始源君。

  透过冰梅格子的门窗,天葵子窥见里面亮堂,十余名宫女内侍左右奉侍。李璟靠在长榻上半寐半醒的酣状,胖胖的脸上泛着红光。紫菀面窗而坐,一缕笼烟熏染她的华服。她弹奏起冰弦婉雅撩人,整个人看上去宛如娉婷明月,芳兰幽芷。

  始源君读完圣旨,狐疑道:“去年已经纳贡,紫菀已经入宫,皇上这番急急召我,却是为何?”

  常山思忖半晌,也是一脸纳闷:“主子被禁于此地孤独多年,所谓立国立家徒为虚设,皇上还想把主子怎样?”

  天葵子和常山齐声称喏。

  天葵子进来,听说此事,也插话道:“莫非夫人出了什么事?可是夫人如今成了皇上的妃子,皇上也不会因为夫人而召见你啊。”

  日子久了,始源君早已不将天葵子当外人看待,他的脸上透着凝重,道:“我是有所顾忌冯荆芥这个人。冯荆芥荧惑圣聪,上回我栽在这个人手里,得罪了皇上,差点回不来始源国。此番去金陵,怕是凶多吉少。”

  天葵子与常山对视一眼,抱拳慷慨道:“天葵子虽然资质愚陋,愿随始源君前往金陵,昧死以护!”

  始源君点头赞许道:“天葵子果然有巾帼豪气。上次你夜潜皇宫,对宫中禁卫多少有所了解,必要时需要你的帮助。我们此去金陵,须得小心谨慎!”

  天葵子和常山齐声称喏。

  --------------------

  天葵子灵巧地避开了几名护卫,绕开守夜的内侍宫女,顺着琴声的方向,一直到了紫菀的寝房外面。

  果然,前方现出一座重檐大殿,优雅的琴声清晰传来,写着“菀”字的宫灯明光闪闪,皓月在碧绿的荷池化成潋滟的涟漪。满眼都是月光摇荡落花碎影,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龙涎香。

  始源君一行人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三日后终于赶到帝都金陵。

  从城门徐缓而入,道路两旁的人们朝着他们指指戳戳,窃窃私语声无孔不入地传入他们的耳内。

  “始源君又来了!快看,长得太俊了。”

  “可惜这样的美男子却是软柿子一个,为求自身太平享受,把好端端的俏媳妇进献给了皇上,还算个男人吗?”

  天葵子抬眼看去,落日余晖笼罩在始源君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迎着夕阳,整个人看过去像一尊泥塑的剪影。

  天葵子与常山对视一眼,抱拳慷慨道:“天葵子虽然资质愚陋,愿随始源君前往金陵,昧死以护!”

  到达宫门,宫里的执事总管通报说皇上今晚累了,歇在菀懿才的寝殿里,明日一早再召见始源君。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天葵子朝常山小声嘀咕道:“菀懿才不是紫菀吗?看来李璟对她恩宠有加啊。”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天葵子赶紧缄言不语。

  刚进了驿馆,还没喘口气,宫中内侍又来圣旨,令始源君等人悉数入榻皇宫一宵,明日见驾。众人重新簇拥着始源君来到了皇宫,内侍们提着柿漆宫灯引路,走了半晌,方见所住的院子竟是上回遭囚禁的地方。

  晦暗空荡的院子里,两盏宫灯在风里摇摆,此处寂然,半空中传来一记乌鸦凄厉的叫声。始源君负手站着,仰望飞檐上狰狞欲吞的鸱吻走兽,凝神道:“不祥之兆。皇宫凶险,此时境况与上次无异。”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常山道:“按照惯例,我们应该歇在驿馆,皇上突然又召我们宫宿,莫非夫人……不是,菀懿才向皇上说了什么,皇上改变了主意?”

  “若天资聪秀,加上勤学苦读,博文强识,将来必是上官婉儿第二!”

  始源君沉吟,眉心紧锁:“紫菀一定知道皇上为何突然召见我,她这样做无非是有所暗示。若明日皇上突然发难,我措手不及没有心理准备,那就糟糕了。”

  “主子,奴才要不要去打探一下?”常山道。

  天葵子心里一动,阻止常山道:“你容易暴露,还是我去吧。我扮成宫女模样,他们不会对我起戒心。再说,上回我夜走皇宫,对里面的景致大致熟悉。”

  始源君沉吟,点点头:“还是天葵子去吧。险恶之地,需再三谨慎,最晚必须卯时之前回来。”

  天葵子郑重地称喏。

  好容易等到夜色渐重,守夜的宫女捧着点心锦盒进来,等候在门旁的常山一肘将她击晕。待天葵子穿扮齐整,始源君再次叮嘱几句,才将宫灯交给她,并一直送她出院门。

  天葵子一手提着锦盒,一手执着宫灯,目不斜视地经过守门的护卫,一路慢慢向后宫而去。

  李璟并无歇下的意思,他眯着色眼痴醉地看,并朝紫菀伸出手去。紫菀无奈起身,芳香缭雾随着她的脚步腾起。李璟情兴勃发,一把拽住她的衣裙,将她搂在怀里。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明月高悬在苍穹,水银似的撒在幽深莫测的宫中。这样晴朗的夜,半空中却有一大片烟霭浮动着,愈往深宫,变得愈发的鹰睃狼顾。天葵子小心地摸索,顺着璀璨的光线寻找。

  李璟恩宠眷顾的地方,灯火必是最辉煌的。

  果然,前方现出一座重檐大殿,优雅的琴声清晰传来,写着“菀”字的宫灯明光闪闪,皓月在碧绿的荷池化成潋滟的涟漪。满眼都是月光摇荡落花碎影,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龙涎香。

  天葵子灵巧地避开了几名护卫,绕开守夜的内侍宫女,顺着琴声的方向,一直到了紫菀的寝房外面。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透过冰梅格子的门窗,天葵子窥见里面亮堂,十余名宫女内侍左右奉侍。李璟靠在长榻上半寐半醒的酣状,胖胖的脸上泛着红光。紫菀面窗而坐,一缕笼烟熏染她的华服。她弹奏起冰弦婉雅撩人,整个人看上去宛如娉婷明月,芳兰幽芷。

  天葵子的身影闪了闪,紫菀便发现了。她略略踌躇,一曲《一斛珠》划过余音,房内寂无声响。

  “怎么不弹了?”李璟睁开眼,咕哝一句。

  “皇上累了,卯时还要见客,早点歇着吧。”紫菀垂首答道。

  李璟并无歇下的意思,他眯着色眼痴醉地看,并朝紫菀伸出手去。紫菀无奈起身,芳香缭雾随着她的脚步腾起。李璟情兴勃发,一把拽住她的衣裙,将她搂在怀里。

  “怎么不弹了?”李璟睁开眼,咕哝一句。

  紫菀面呈尴尬,暗地朝天葵子睥睨一眼,只能徒劳地接受李璟的亲热。天葵子耳根发热不忍细看,心想糟糕,李璟若是整夜纠缠紫菀,她就没办法接近紫菀了。

  李璟与紫菀耳鬓厮磨了半晌,突然道:“卯时你随朕一起见客。”

  “皇上,依臣妾的身份有违伦常,此番怎可?还是能避则避,免得日后朝廷议论。”紫菀勉强道。

  李璟冷笑,一改春意常态,凶狠地捏住紫菀的下巴,眼中迸溅出寒光。

  “你是怕我杀了始源君?你本是他的妻子,还在离分生情?”

  紫菀眼中盈盈闪着泪光,颤声道:“臣妾不敢。皇上降下雨露之泽,乃臣妾莫大的荣幸,臣妾生死愿随皇上。始源君勾结余党,图谋反叛,辜负皇上的恩泽,杀了他也是其罪有应得。”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晦暗空荡的院子里,两盏宫灯在风里摇摆,此处寂然,半空中传来一记乌鸦凄厉的叫声。始源君负手站着,仰望飞檐上狰狞欲吞的鸱吻走兽,凝神道:“不祥之兆。皇宫凶险,此时境况与上次无异。”
  --------------------
  好容易等到夜色渐重,守夜的宫女捧着点心锦盒进来,等候在门旁的常山一肘将她击晕。待天葵子穿扮齐整,始源君再次叮嘱几句,才将宫灯交给她,并一直送她出院门。
  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始源君一行人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三日后终于赶到帝都金陵。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始源君朝天葵子淡淡颔首,打招呼道:“天葵子,我给你的书读得差不多了吧?”
  从城门徐缓而入,道路两旁的人们朝着他们指指戳戳,窃窃私语声无孔不入地传入他们的耳内。
  天葵子抬眼看去,落日余晖笼罩在始源君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地迎着夕阳,整个人看过去像一尊泥塑的剪影。
  始源君沉吟,眉心紧锁:“紫菀一定知道皇上为何突然召见我,她这样做无非是有所暗示。若明日皇上突然发难,我措手不及没有心理准备,那就糟糕了。”
  她摇摇头,挥挥手,不愿去想。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南方的吴越国,此时一定还是满眼的青山翠碧吧。有谁会像她这样,怀恋家乡院子里茂盛的天葵子,却不能回归?
  始源君点头赞许道:“天葵子果然有巾帼豪气。上次你夜潜皇宫,对宫中禁卫多少有所了解,必要时需要你的帮助。我们此去金陵,须得小心谨慎!”
  常山小心看了一眼始源君,生气道:“没看见主子脸色很差吗?你要是再敢刺激主子一句,我把你的那份枣糕给吃了!”
  日子久了,始源君早已不将天葵子当外人看待,他的脸上透着凝重,道:“我是有所顾忌冯荆芥这个人。冯荆芥荧惑圣聪,上回我栽在这个人手里,得罪了皇上,差点回不来始源国。此番去金陵,怕是凶多吉少。”
  李璟冷笑,一改春意常态,凶狠地捏住紫菀的下巴,眼中迸溅出寒光。
  不知什么时候起,行宫外的黄土大道总会扬起飞尘,几匹铁骑悄悄进入。无论天葵子熟悉的常客,或是风尘仆仆的陌生人,始源君必定亲自出去迎接。他所在的轩室经常透着神秘的气氛,甚至夜半三更,轩室里依然烛光摇曳。有时他们会密谈到东方呈现鱼肚白,始源君依然精神矍铄地亲自送客人出门。
  眼看又到了初冬,枯叶疏落,屋内平添寒意。不知怎的,听夜晚萧瑟的风声,天葵子总是翻来覆去心中感到分外寂寞。想翻书解闷,不觉又想起往事,愁得又不知如何是好。
  在空洞的日子,那段情感时不时会淌进心尖深处,火辣辣的犹如刀割,她很想早日平复心境,将忧伤忘却。茫然无措的时候,只有借助书籍聊以慰藉。时间久了,竟不知不觉中忘了时辰,有时坐到红日三竿不知疲倦。
  紫菀眼中盈盈闪着泪光,颤声道:“臣妾不敢。皇上降下雨露之泽,乃臣妾莫大的荣幸,臣妾生死愿随皇上。始源君勾结余党,图谋反叛,辜负皇上的恩泽,杀了他也是其罪有应得。”
  李璟并无歇下的意思,他眯着色眼痴醉地看,并朝紫菀伸出手去。紫菀无奈起身,芳香缭雾随着她的脚步腾起。李璟情兴勃发,一把拽住她的衣裙,将她搂在怀里。
  明月高悬在苍穹,水银似的撒在幽深莫测的宫中。这样晴朗的夜,半空中却有一大片烟霭浮动着,愈往深宫,变得愈发的鹰睃狼顾。天葵子小心地摸索,顺着璀璨的光线寻找。
  天葵子与常山对视一眼,抱拳慷慨道:“天葵子虽然资质愚陋,愿随始源君前往金陵,昧死以护!”
  天葵子与常山对视一眼,抱拳慷慨道:“天葵子虽然资质愚陋,愿随始源君前往金陵,昧死以护!”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