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037章 行踪暴露

作者:哪家公子  发布时间:2015-05-11 08:20  字数:1872 

  只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儿并不似平常的房间,对面并没有墙,倒是左右两堵墙越往里越靠近,收成了一个角落,更显突兀。角落里放着一张黑色的石台,石台前,红色的激光线错综复杂的交叉着。再定睛一看,印章正放在石台中央的托盘中,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三角形房间吗?
  “怎么回事?”雷麦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道。
54.161.106.81, 54.161.106.81;0;pc;4;磨铁文学
  索珊见机行事,这正是一个拿走印章的好时机。她依照计划变了身,“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激光线厉害还是我的飞削术厉害。”索珊腾空而起,翅膀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风和光席卷而来,瞬间便将激光线全部摧毁。她飞到石台前,拍了拍手,将那枚暗红色的雕刻有精细花纹的印章拿了起来:“印章啊印章,我可找得你好苦!”她看着手中的印章,这一刻她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场景。
  迪祖恢复了笑容,他站了起来,道:“她一进入地下宫殿便已经被下了咒印,就算她是来抢夺印章的,大约也已经忘记自己来的初衷了。再说,印章的位置也不是这么好找的。不过还是派人看着他们。”他刚要转过身去,这时他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那个小孩……”
  “不是为了印章,难道是为了跟你们做朋友吗?”索珊笑道,说话间,手心早已聚成了一块冰片削了过去,卡罗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捏碎了。她双臂大开,一眨眼功夫盔甲已是莹蓝一片,是邪光术,与这个三角密室的激光相对,即可发出致命的能量。不愧是迪祖的心腹女将!此时,密室里各种光线闪烁不停,很快,它们便化为实物,那是一条条锋利的切割武器,索珊一惊,忙施法将身边的空气凝聚在一起,筑成一道厚实的冰墙将自己包裹起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冰墙被切成满地的冰渣,好在索珊并未受伤。
  雷麦莎看着他,迟疑了一下,道:“未必。但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整座地下宫殿,更为了保住印章,我必须告诉你这件事。”
  她一回头,只见石台中央的托盘下向外放射出一道扇形的激光切割线,整个地宫也摇晃了起来,她一个激灵趴在了地上,卡罗拉由于被催眠还未醒来,只听“铛”一声响,她便被拦腰截断,倒在了地上,溅得蹲在一旁的默农一身鲜血。
  只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儿并不似平常的房间,对面并没有墙,倒是左右两堵墙越往里越靠近,收成了一个角落,更显突兀。角落里放着一张黑色的石台,石台前,红色的激光线错综复杂的交叉着。再定睛一看,印章正放在石台中央的托盘中,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三角形房间吗?
  “我们早该想到的!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撞对了。”默农道。
  “哦?”迪祖疑惑地抬起头来,他对雷麦莎招了招手,“过来说。”说着,他挥手将一张石椅移动到她对面。
  雷麦莎点了点头,道:“是的。这两日我一直在暗中观察她,她的背影的确让我觉得十分熟悉,但如果她是解简的人,那么那个小男孩又是谁呢?如果他们都是解简的人,阿比奥汀为什么要派两个新成员过来,这样岂不是让他们来送死吗?”
  迪祖的脸阴沉着飞了出去,风带得雷麦莎差点没站稳脚跟,眨眼便飞出了中央宫殿不见了,雷麦莎也赶紧追了上去。刚出大殿,一个战灵拦住了她的脚步,那战灵在她面前低着头,气喘吁吁地叽咕了几句,她大惊失色,一挥手,带着战灵往地宫出口走去。
  这时,从屋顶落下来一个身影:“是你们。”那人身披金属铠甲,缓缓转过身来,是卡罗拉。“原来你也是为了印章而来的。”她双目圆睁,一拳挥了过来,索珊一个闪身,便躲过了。
  “怎么回事?”雷麦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道。
  迪祖恢复了笑容,他站了起来,道:“她一进入地下宫殿便已经被下了咒印,就算她是来抢夺印章的,大约也已经忘记自己来的初衷了。再说,印章的位置也不是这么好找的。不过还是派人看着他们。”他刚要转过身去,这时他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那个小孩……”
  索珊见机行事,这正是一个拿走印章的好时机。她依照计划变了身,“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激光线厉害还是我的飞削术厉害。”索珊腾空而起,翅膀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风和光席卷而来,瞬间便将激光线全部摧毁。她飞到石台前,拍了拍手,将那枚暗红色的雕刻有精细花纹的印章拿了起来:“印章啊印章,我可找得你好苦!”她看着手中的印章,这一刻她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场景。
  “什么事?我不是说过,在我研究符文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吗?”
54.161.106.81, 54.161.106.81;0;pc;4;磨铁文学
  突然,中央宫殿急速抖动了起来,只几秒,便停了下来。
  这时,从屋顶落下来一个身影:“是你们。”那人身披金属铠甲,缓缓转过身来,是卡罗拉。“原来你也是为了印章而来的。”她双目圆睁,一拳挥了过来,索珊一个闪身,便躲过了。
  “雷麦莎……”迪祖转过身来,讶异了一瞬,“不是去巡逻了吗?怎么回来了?”
  只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儿并不似平常的房间,对面并没有墙,倒是左右两堵墙越往里越靠近,收成了一个角落,更显突兀。角落里放着一张黑色的石台,石台前,红色的激光线错综复杂的交叉着。再定睛一看,印章正放在石台中央的托盘中,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三角形房间吗?
  她一回头,只见石台中央的托盘下向外放射出一道扇形的激光切割线,整个地宫也摇晃了起来,她一个激灵趴在了地上,卡罗拉由于被催眠还未醒来,只听“铛”一声响,她便被拦腰截断,倒在了地上,溅得蹲在一旁的默农一身鲜血。
  “雷麦莎……”迪祖转过身来,讶异了一瞬,“不是去巡逻了吗?怎么回来了?”
  迪祖恢复了笑容,他站了起来,道:“她一进入地下宫殿便已经被下了咒印,就算她是来抢夺印章的,大约也已经忘记自己来的初衷了。再说,印章的位置也不是这么好找的。不过还是派人看着他们。”他刚要转过身去,这时他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那个小孩……”
  只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儿并不似平常的房间,对面并没有墙,倒是左右两堵墙越往里越靠近,收成了一个角落,更显突兀。角落里放着一张黑色的石台,石台前,红色的激光线错综复杂的交叉着。再定睛一看,印章正放在石台中央的托盘中,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三角形房间吗?
  “上次在本捺抢夺印章时,据打探的战灵称解简只派出了卢奇和黛尔两个人。明明我看到印章被黛尔夺了去,我一路追踪她,谁知印章却不在她身上。待我返回时,印章竟在另一个陌生女孩子手里。那女孩子我从未见过,想必她是解简新来的勇士。我猜,这其中一定是去打探的战灵搞错了,解简实际派了三个人出来。不过因为当时各路小妖众多,我亦变身多时,时间紧迫,并没细看,只看到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和爱丽的背影有些相似。”
54.161.106.81, 54.161.106.81;0;pc;4;磨铁文学

  只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儿并不似平常的房间,对面并没有墙,倒是左右两堵墙越往里越靠近,收成了一个角落,更显突兀。角落里放着一张黑色的石台,石台前,红色的激光线错综复杂的交叉着。再定睛一看,印章正放在石台中央的托盘中,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三角形房间吗?

  这时,从屋顶落下来一个身影:“是你们。”那人身披金属铠甲,缓缓转过身来,是卡罗拉。“原来你也是为了印章而来的。”她双目圆睁,一拳挥了过来,索珊一个闪身,便躲过了。

  “我们早该想到的!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撞对了。”默农道。

  “雷麦莎……”迪祖转过身来,讶异了一瞬,“不是去巡逻了吗?怎么回来了?”

  这时,从屋顶落下来一个身影:“是你们。”那人身披金属铠甲,缓缓转过身来,是卡罗拉。“原来你也是为了印章而来的。”她双目圆睁,一拳挥了过来,索珊一个闪身,便躲过了。

  “不是为了印章,难道是为了跟你们做朋友吗?”索珊笑道,说话间,手心早已聚成了一块冰片削了过去,卡罗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捏碎了。她双臂大开,一眨眼功夫盔甲已是莹蓝一片,是邪光术,与这个三角密室的激光相对,即可发出致命的能量。不愧是迪祖的心腹女将!此时,密室里各种光线闪烁不停,很快,它们便化为实物,那是一条条锋利的切割武器,索珊一惊,忙施法将身边的空气凝聚在一起,筑成一道厚实的冰墙将自己包裹起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冰墙被切成满地的冰渣,好在索珊并未受伤。

  迪祖恢复了笑容,他站了起来,道:“她一进入地下宫殿便已经被下了咒印,就算她是来抢夺印章的,大约也已经忘记自己来的初衷了。再说,印章的位置也不是这么好找的。不过还是派人看着他们。”他刚要转过身去,这时他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那个小孩……”

  卡罗拉恼羞成怒:“只知道用我们地下宫殿的魔法,有本事拿出自己的本领来!”说着,她又要再次发力。这时,一双小手拉住了她。

  索珊见机行事,这正是一个拿走印章的好时机。她依照计划变了身,“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激光线厉害还是我的飞削术厉害。”索珊腾空而起,翅膀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风和光席卷而来,瞬间便将激光线全部摧毁。她飞到石台前,拍了拍手,将那枚暗红色的雕刻有精细花纹的印章拿了起来:“印章啊印章,我可找得你好苦!”她看着手中的印章,这一刻她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场景。

54.161.106.81, 54.161.106.81;0;pc;4;磨铁文学

  索珊见机行事,这正是一个拿走印章的好时机。她依照计划变了身,“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激光线厉害还是我的飞削术厉害。”索珊腾空而起,翅膀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风和光席卷而来,瞬间便将激光线全部摧毁。她飞到石台前,拍了拍手,将那枚暗红色的雕刻有精细花纹的印章拿了起来:“印章啊印章,我可找得你好苦!”她看着手中的印章,这一刻她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场景。

  “卡罗拉。”

  她回身一看,是默农。她还未做出反应,已陷入了默农的催眠术中。

  索珊见机行事,这正是一个拿走印章的好时机。她依照计划变了身,“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激光线厉害还是我的飞削术厉害。”索珊腾空而起,翅膀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风和光席卷而来,瞬间便将激光线全部摧毁。她飞到石台前,拍了拍手,将那枚暗红色的雕刻有精细花纹的印章拿了起来:“印章啊印章,我可找得你好苦!”她看着手中的印章,这一刻她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儿见过这个场景。

  “关于爱丽……”

  “上次在本捺抢夺印章时,据打探的战灵称解简只派出了卢奇和黛尔两个人。明明我看到印章被黛尔夺了去,我一路追踪她,谁知印章却不在她身上。待我返回时,印章竟在另一个陌生女孩子手里。那女孩子我从未见过,想必她是解简新来的勇士。我猜,这其中一定是去打探的战灵搞错了,解简实际派了三个人出来。不过因为当时各路小妖众多,我亦变身多时,时间紧迫,并没细看,只看到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和爱丽的背影有些相似。”

  “怎么回事?”雷麦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道。

  突然,默农大喊道:“索珊蹲下!”

  她一回头,只见石台中央的托盘下向外放射出一道扇形的激光切割线,整个地宫也摇晃了起来,她一个激灵趴在了地上,卡罗拉由于被催眠还未醒来,只听“铛”一声响,她便被拦腰截断,倒在了地上,溅得蹲在一旁的默农一身鲜血。

  突然,中央宫殿急速抖动了起来,只几秒,便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索珊吓得目瞪口呆,她呆呆地看着默农,咽了一口口水。

  雷麦莎急匆匆地推开中央宫殿旁边的小侧门,迪祖正背对着门坐着,她向迪祖鞠了一躬,道:“主人。”

  “雷麦莎……”迪祖转过身来,讶异了一瞬,“不是去巡逻了吗?怎么回来了?”

  “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你是说,爱丽有可能是解简的人?”

  “什么事?我不是说过,在我研究符文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吗?”

  “关于爱丽……”

  “哦?”迪祖疑惑地抬起头来,他对雷麦莎招了招手,“过来说。”说着,他挥手将一张石椅移动到她对面。

  突然,中央宫殿急速抖动了起来,只几秒,便停了下来。

  她一回头,只见石台中央的托盘下向外放射出一道扇形的激光切割线,整个地宫也摇晃了起来,她一个激灵趴在了地上,卡罗拉由于被催眠还未醒来,只听“铛”一声响,她便被拦腰截断,倒在了地上,溅得蹲在一旁的默农一身鲜血。

  “上次在本捺抢夺印章时,据打探的战灵称解简只派出了卢奇和黛尔两个人。明明我看到印章被黛尔夺了去,我一路追踪她,谁知印章却不在她身上。待我返回时,印章竟在另一个陌生女孩子手里。那女孩子我从未见过,想必她是解简新来的勇士。我猜,这其中一定是去打探的战灵搞错了,解简实际派了三个人出来。不过因为当时各路小妖众多,我亦变身多时,时间紧迫,并没细看,只看到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和爱丽的背影有些相似。”

  “你是说,爱丽有可能是解简的人?”

  雷麦莎点了点头,道:“是的。这两日我一直在暗中观察她,她的背影的确让我觉得十分熟悉,但如果她是解简的人,那么那个小男孩又是谁呢?如果他们都是解简的人,阿比奥汀为什么要派两个新成员过来,这样岂不是让他们来送死吗?”

  迪祖沉默了,他回想起当天晚上的情形,若仅凭爱丽是一个“半人半妖”的身份,若是黛尔真心要和她打,她怎么可能是黛尔的对手?而后她告诉自己的那些经历,那些眼泪……难道都是假的吗?他一生最憎恨欺骗自己的人,怎么允许有人欺骗自己呢?可她的泪水这样真挚,怎么可能是假的。“你确定?”他抬起头来,问道。

  雷麦莎看着他,迟疑了一下,道:“未必。但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整座地下宫殿,更为了保住印章,我必须告诉你这件事。”

  迪祖恢复了笑容,他站了起来,道:“她一进入地下宫殿便已经被下了咒印,就算她是来抢夺印章的,大约也已经忘记自己来的初衷了。再说,印章的位置也不是这么好找的。不过还是派人看着他们。”他刚要转过身去,这时他想起来一件事,“对了,那个小孩……”

  突然,默农大喊道:“索珊蹲下!”

  突然,中央宫殿急速抖动了起来,只几秒,便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雷麦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道。

  迪祖的脸阴沉着飞了出去,风带得雷麦莎差点没站稳脚跟,眨眼便飞出了中央宫殿不见了,雷麦莎也赶紧追了上去。刚出大殿,一个战灵拦住了她的脚步,那战灵在她面前低着头,气喘吁吁地叽咕了几句,她大惊失色,一挥手,带着战灵往地宫出口走去。

  迪祖的脸阴沉着飞了出去,风带得雷麦莎差点没站稳脚跟,眨眼便飞出了中央宫殿不见了,雷麦莎也赶紧追了上去。刚出大殿,一个战灵拦住了她的脚步,那战灵在她面前低着头,气喘吁吁地叽咕了几句,她大惊失色,一挥手,带着战灵往地宫出口走去。
  她一回头,只见石台中央的托盘下向外放射出一道扇形的激光切割线,整个地宫也摇晃了起来,她一个激灵趴在了地上,卡罗拉由于被催眠还未醒来,只听“铛”一声响,她便被拦腰截断,倒在了地上,溅得蹲在一旁的默农一身鲜血。
54.161.106.81, 54.161.106.81;0;pc;4;磨铁文学
  “什么事?我不是说过,在我研究符文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吗?”
  迪祖沉默了,他回想起当天晚上的情形,若仅凭爱丽是一个“半人半妖”的身份,若是黛尔真心要和她打,她怎么可能是黛尔的对手?而后她告诉自己的那些经历,那些眼泪……难道都是假的吗?他一生最憎恨欺骗自己的人,怎么允许有人欺骗自己呢?可她的泪水这样真挚,怎么可能是假的。“你确定?”他抬起头来,问道。
  “雷麦莎……”迪祖转过身来,讶异了一瞬,“不是去巡逻了吗?怎么回来了?”
  雷麦莎看着他,迟疑了一下,道:“未必。但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整座地下宫殿,更为了保住印章,我必须告诉你这件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