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说这没用的做什么

作者:柒柒小柒  发布时间:2015-05-10 21:58  字数:2238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呵,车也有盗版呀?你真可爱。”那女人又是一笑,要是有男人在,绝对扑倒!也太妖魅了些,诱人了些。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你叫暮然?长得真可爱,比那个顾黎可爱多了……”妖魅的女人看了看暮然,“她真是一点也不听话,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她能舒坦多少?真是自己找罪受。”

  暮然眉毛轻挑,看来这些人是冲小黎来的,但是又隐约冲夜魂来的,总之这两个都是自己在乎的,其他人都不能伤害。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敖逸寒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一丝燥乱抚上心头,端起有些凉掉的咖啡轻啄一口,心中平静……

  手机声响,看着号码,轻皱眉头,“什么事?”低沉的声音响起。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敖逸寒微微握紧手中电话,“没有。”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敖逸寒看了看手表,十点四十五,冷静的问道:“失联多久?”

  “二十七分钟。”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没有一丝信号。”

  “知道了,谢谢你。”

  “少主客气,总部随时待命。”

  敖逸寒一口把杯中咖啡像饮酒似的一饮而尽,二十七分钟内,从梅子街到哪个地方会没有信号?是谁做的?抓然儿做什么呢?

  ……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常把她带到那个秋千上玩耍。

  她在中间,被他们一个人牵着一只手,她会顽皮的脚离地悬空着,突然那对男女走到一片光下消失不见了,她难受,难受的想哭。哈,那个男人是爸爸,那个女人是妈妈。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又一个男人如天神一样的突然出现,她就像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松手,弱小的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袖,那个人笑着把她抱起……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暮然动了动手指,有些麻木,像是电流过一样,努力了几次终于睁开眼睛,周遭一片黑暗,再次闭上眼摇了摇头,脑中更清醒了一些,整理了一下思绪。自己这是被劫持了?人生第二次啊,第一次是夜魂给自己上的一课,虽是假的但是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完事后狠狠的敲诈了敖逸寒一笔。

  摸着腰间的一发手枪,像是定心丸一样安心,平淡无奇的手表在黑夜之下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十一点四十五分,不过是白天还是夜晚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手上的手表是十二时制的,不过有日期显示,在等十五分钟就知道了。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似乎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醒过来的一丝。会不会是小黎呢?把挡在脸上的棕黑色卷发拨开,是一张憔悴的脸,嘴角发白,鼻尖冒汗,不是顾黎又是谁呢?

  “小黎!”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再次呼唤,“小黎,小黎,你怎么样?醒醒。”

  怀里的顾黎突然难受的皱起眉头,低吟出声,暮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可以露出任何端倪。把光线调到最强仔细的照射房间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物体,担心之余又微微放了放心。

  暮然温柔的抚摸着顾黎双颊,在顾黎耳边低声说道:“小黎,你醒醒,小黎,我是包子,醒醒。”

  “不要……不要……求你……”微张小口,虚弱的出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顾黎像是揪到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暮然的手,睁开眼,眼光空洞,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神,气若游丝,“包子?”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照下来,发丝上的小水珠像碎钻一样闪亮。他身上松松垮垮地罩了一件浴衣,他的样子慵懒无比目光却犀利得像刀子。 “对不...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冥婚来袭:鬼夫狠凶猛

生于九阴之时的我根本不信这世间有鬼物,所以在鬼节那日我才敢加班到凌晨。谁知点背的我真就撞到了灵异事件,撞鬼就撞鬼这也就算了,谁知道我的一句“我要嫁给鬼王天天收拾鬼。”结果我就真的一不小心嫁了,不过嫁的不是鬼王。撞鬼桥,饮鬼血,结冥婚,从此我便过上了与桃木剑,五帝钱,各种符咒结缘的...

作者:九尾猫尊
标签:悬疑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爱情呼啸而过

我叫李梦,我的人生糟糕的让我时时希望它不过是我的一场噩梦。十八岁前我爸出轨我妈跳楼,继母与人苟且,我也差点被卖掉。十八岁后我遇到萧泽,他是高高在上的金主,我是肮脏不堪的烟花女子。白天我为他洗衣煲汤俨然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晚上与他解锁各种高难度新姿势。他性格暴戾,打我骂我却宠我入骨...

作者:鸾一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