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说这没用的做什么

作者:柒柒小柒  发布时间:2015-05-10 21:58  字数:2238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少主客气,总部随时待命。”
  “知道了,谢谢你。”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小黎!”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再次呼唤,“小黎,小黎,你怎么样?醒醒。”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没有一丝信号。”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又一个男人如天神一样的突然出现,她就像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松手,弱小的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袖,那个人笑着把她抱起……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二十七分钟。”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她在中间,被他们一个人牵着一只手,她会顽皮的脚离地悬空着,突然那对男女走到一片光下消失不见了,她难受,难受的想哭。哈,那个男人是爸爸,那个女人是妈妈。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没有一丝信号。”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又一个男人如天神一样的突然出现,她就像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松手,弱小的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袖,那个人笑着把她抱起……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呵,车也有盗版呀?你真可爱。”那女人又是一笑,要是有男人在,绝对扑倒!也太妖魅了些,诱人了些。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敖逸寒看了看手表,十点四十五,冷静的问道:“失联多久?”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

  “你叫暮然?长得真可爱,比那个顾黎可爱多了……”妖魅的女人看了看暮然,“她真是一点也不听话,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她能舒坦多少?真是自己找罪受。”

  暮然眉毛轻挑,看来这些人是冲小黎来的,但是又隐约冲夜魂来的,总之这两个都是自己在乎的,其他人都不能伤害。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敖逸寒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一丝燥乱抚上心头,端起有些凉掉的咖啡轻啄一口,心中平静……

  手机声响,看着号码,轻皱眉头,“什么事?”低沉的声音响起。

  “小黎!”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再次呼唤,“小黎,小黎,你怎么样?醒醒。”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敖逸寒微微握紧手中电话,“没有。”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敖逸寒看了看手表,十点四十五,冷静的问道:“失联多久?”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二十七分钟。”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没有一丝信号。”

  “知道了,谢谢你。”

  “知道了,谢谢你。”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少主客气,总部随时待命。”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敖逸寒一口把杯中咖啡像饮酒似的一饮而尽,二十七分钟内,从梅子街到哪个地方会没有信号?是谁做的?抓然儿做什么呢?

  ……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常把她带到那个秋千上玩耍。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她在中间,被他们一个人牵着一只手,她会顽皮的脚离地悬空着,突然那对男女走到一片光下消失不见了,她难受,难受的想哭。哈,那个男人是爸爸,那个女人是妈妈。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又一个男人如天神一样的突然出现,她就像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松手,弱小的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袖,那个人笑着把她抱起……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暮然动了动手指,有些麻木,像是电流过一样,努力了几次终于睁开眼睛,周遭一片黑暗,再次闭上眼摇了摇头,脑中更清醒了一些,整理了一下思绪。自己这是被劫持了?人生第二次啊,第一次是夜魂给自己上的一课,虽是假的但是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完事后狠狠的敲诈了敖逸寒一笔。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摸着腰间的一发手枪,像是定心丸一样安心,平淡无奇的手表在黑夜之下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十一点四十五分,不过是白天还是夜晚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手上的手表是十二时制的,不过有日期显示,在等十五分钟就知道了。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似乎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醒过来的一丝。会不会是小黎呢?把挡在脸上的棕黑色卷发拨开,是一张憔悴的脸,嘴角发白,鼻尖冒汗,不是顾黎又是谁呢?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小黎!”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再次呼唤,“小黎,小黎,你怎么样?醒醒。”

  怀里的顾黎突然难受的皱起眉头,低吟出声,暮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可以露出任何端倪。把光线调到最强仔细的照射房间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物体,担心之余又微微放了放心。

  暮然温柔的抚摸着顾黎双颊,在顾黎耳边低声说道:“小黎,你醒醒,小黎,我是包子,醒醒。”

  “不要……不要……求你……”微张小口,虚弱的出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顾黎像是揪到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暮然的手,睁开眼,眼光空洞,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神,气若游丝,“包子?”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暮然温柔的抚摸着顾黎双颊,在顾黎耳边低声说道:“小黎,你醒醒,小黎,我是包子,醒醒。”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敖逸寒一口把杯中咖啡像饮酒似的一饮而尽,二十七分钟内,从梅子街到哪个地方会没有信号?是谁做的?抓然儿做什么呢?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不要……不要……求你……”微张小口,虚弱的出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暮然眉毛轻挑,看来这些人是冲小黎来的,但是又隐约冲夜魂来的,总之这两个都是自己在乎的,其他人都不能伤害。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怀里的顾黎突然难受的皱起眉头,低吟出声,暮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可以露出任何端倪。把光线调到最强仔细的照射房间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物体,担心之余又微微放了放心。
  敖逸寒微微握紧手中电话,“没有。”
  摸着腰间的一发手枪,像是定心丸一样安心,平淡无奇的手表在黑夜之下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十一点四十五分,不过是白天还是夜晚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手上的手表是十二时制的,不过有日期显示,在等十五分钟就知道了。
  ……
  敖逸寒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一丝燥乱抚上心头,端起有些凉掉的咖啡轻啄一口,心中平静……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敖逸寒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一丝燥乱抚上心头,端起有些凉掉的咖啡轻啄一口,心中平静……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小黎!”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再次呼唤,“小黎,小黎,你怎么样?醒醒。”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
  怀里的顾黎突然难受的皱起眉头,低吟出声,暮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可以露出任何端倪。把光线调到最强仔细的照射房间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物体,担心之余又微微放了放心。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你叫暮然?长得真可爱,比那个顾黎可爱多了……”妖魅的女人看了看暮然,“她真是一点也不听话,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她能舒坦多少?真是自己找罪受。”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暮然动了动手指,有些麻木,像是电流过一样,努力了几次终于睁开眼睛,周遭一片黑暗,再次闭上眼摇了摇头,脑中更清醒了一些,整理了一下思绪。自己这是被劫持了?人生第二次啊,第一次是夜魂给自己上的一课,虽是假的但是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完事后狠狠的敲诈了敖逸寒一笔。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敖逸寒看了看手表,十点四十五,冷静的问道:“失联多久?”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