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说这没用的做什么

作者:柒柒小柒  发布时间:2015-05-10 21:58  字数:2238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暮然在车内警戒的看着周围,“大……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呀?我们家很穷的。”那人不语,一个妖娆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到了暮然面前,黑色皮衣把完好的身材包裹在里面,一头完美的亚麻色长发更是越加的迷人,妩媚一笑,“穷?穷怎么会开保时捷?”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呵,车也有盗版呀?你真可爱。”那女人又是一笑,要是有男人在,绝对扑倒!也太妖魅了些,诱人了些。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你叫暮然?长得真可爱,比那个顾黎可爱多了……”妖魅的女人看了看暮然,“她真是一点也不听话,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她能舒坦多少?真是自己找罪受。”

  暮然眉毛轻挑,看来这些人是冲小黎来的,但是又隐约冲夜魂来的,总之这两个都是自己在乎的,其他人都不能伤害。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呵呵呵呵,好啊,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女人笑的花枝乱颤,手轻附暮然的粉唇,暮然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倾向一旁。

  敖逸寒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一丝燥乱抚上心头,端起有些凉掉的咖啡轻啄一口,心中平静……

  手机声响,看着号码,轻皱眉头,“什么事?”低沉的声音响起。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知道了,谢谢你。”

  敖逸寒微微握紧手中电话,“没有。”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呵,车也有盗版呀?你真可爱。”那女人又是一笑,要是有男人在,绝对扑倒!也太妖魅了些,诱人了些。

  暮然温柔的抚摸着顾黎双颊,在顾黎耳边低声说道:“小黎,你醒醒,小黎,我是包子,醒醒。”

  坐直身子,“没有任何反应是什么意思?”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敖逸寒看了看手表,十点四十五,冷静的问道:“失联多久?”

  “二十七分钟。”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没有一丝信号。”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知道了,谢谢你。”

  “少主客气,总部随时待命。”

  敖逸寒一口把杯中咖啡像饮酒似的一饮而尽,二十七分钟内,从梅子街到哪个地方会没有信号?是谁做的?抓然儿做什么呢?

  ……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常把她带到那个秋千上玩耍。

  她在中间,被他们一个人牵着一只手,她会顽皮的脚离地悬空着,突然那对男女走到一片光下消失不见了,她难受,难受的想哭。哈,那个男人是爸爸,那个女人是妈妈。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走了好久都望不见一个人,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二十七分钟。”

  又一个男人如天神一样的突然出现,她就像抓着了一根救命稻草,死也不松手,弱小的她紧紧抓着他的衣袖,那个人笑着把她抱起……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暮然动了动手指,有些麻木,像是电流过一样,努力了几次终于睁开眼睛,周遭一片黑暗,再次闭上眼摇了摇头,脑中更清醒了一些,整理了一下思绪。自己这是被劫持了?人生第二次啊,第一次是夜魂给自己上的一课,虽是假的但是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完事后狠狠的敲诈了敖逸寒一笔。

  摸着腰间的一发手枪,像是定心丸一样安心,平淡无奇的手表在黑夜之下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十一点四十五分,不过是白天还是夜晚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手上的手表是十二时制的,不过有日期显示,在等十五分钟就知道了。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但周围的东西还是模模糊糊的,站起身,喘了口气,拍了拍厚实的墙壁,一共四面墙奇怪是没有门,观察片刻,得出一串数据。

  房间大约十五个平方米,高约三米,混凝土结构。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似乎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醒过来的一丝。会不会是小黎呢?把挡在脸上的棕黑色卷发拨开,是一张憔悴的脸,嘴角发白,鼻尖冒汗,不是顾黎又是谁呢?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小黎!”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压低声音再次呼唤,“小黎,小黎,你怎么样?醒醒。”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怀里的顾黎突然难受的皱起眉头,低吟出声,暮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可以露出任何端倪。把光线调到最强仔细的照射房间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物体,担心之余又微微放了放心。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暮然温柔的抚摸着顾黎双颊,在顾黎耳边低声说道:“小黎,你醒醒,小黎,我是包子,醒醒。”

  “不要……不要……求你……”微张小口,虚弱的出声,眉头皱的更紧了。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顾黎像是揪到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暮然的手,睁开眼,眼光空洞,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神,气若游丝,“包子?”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敖逸寒在沙发上坐了半天,一丝燥乱抚上心头,端起有些凉掉的咖啡轻啄一口,心中平静……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细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寂静无声,这才拍了拍手腕上的手表,一道光柱扫下,照向房顶,房间里立刻清楚起来,抬头发现自己手表光照射的地方有一个约一人宽的入口,被铁门堵死。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
  暮然抱紧顾黎,“小黎,我在……别怕,别怕。”
  “少主客气,总部随时待命。”
  把她身子抬了点起来,“是我,小黎你怎么样?”
  那男人轻瞄了暮然一眼,轻哼一声坐到了第一排。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植入在耳根处的芯片应该是在有信号的地方都会有所反应,我一共用无线信号联系了七遍,还是没有任何起色,所以,我认为暮然遇到了麻烦。”
  她在中间,被他们一个人牵着一只手,她会顽皮的脚离地悬空着,突然那对男女走到一片光下消失不见了,她难受,难受的想哭。哈,那个男人是爸爸,那个女人是妈妈。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盗版!绝对盗版!那车是三辆七手夏利拼的,哎!都怪我,没事装什么白富美,钓什么凯子!”暮然申辩。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呵,车也有盗版呀?你真可爱。”那女人又是一笑,要是有男人在,绝对扑倒!也太妖魅了些,诱人了些。
  “少主,暮然在执行任务吗?”一个略低的女声。
  “少主客气,总部随时待命。”
  “呵,车也有盗版呀?你真可爱。”那女人又是一笑,要是有男人在,绝对扑倒!也太妖魅了些,诱人了些。
  顾黎像是揪到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暮然的手,睁开眼,眼光空洞,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神,气若游丝,“包子?”
  “你叫暮然?长得真可爱,比那个顾黎可爱多了……”妖魅的女人看了看暮然,“她真是一点也不听话,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她能舒坦多少?真是自己找罪受。”
  敖逸寒看了看手表,十点四十五,冷静的问道:“失联多久?”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顾黎像是揪到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暮然的手,睁开眼,眼光空洞,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神,气若游丝,“包子?”
  “你叫暮然?长得真可爱,比那个顾黎可爱多了……”妖魅的女人看了看暮然,“她真是一点也不听话,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她能舒坦多少?真是自己找罪受。”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原来门在顶上不在四周,自己还以为有什么暗道呢,低端!竖起中指微微的鄙视了一下。
  “二十七分钟。”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她梦到一个秋千,那个时间久了有些风化的秋千,座椅呈现出一种乌黑色,一个背影坐在秋千上,脚蹬地,秋千起,越荡越高,老化的秋千吱吱呀呀的叫着,那个叫声时清楚时模糊,那背影也是如此。
  怀里的顾黎突然难受的皱起眉头,低吟出声,暮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不可以露出任何端倪。把光线调到最强仔细的照射房间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物体,担心之余又微微放了放心。
  “二十七分钟。”
  “知道了,谢谢你。”
  “大哥,你想好了?这样做真的万无一失?”一个朦朦胧胧的声音传到暮然的耳朵,像是隔了几堵墙,闷闷的。
  “是没有一丝的信号还是有干扰?”
  “嘿嘿,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暮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心纯真的笑了。这么全的资料?这群人不简单。
  ……
  “二十七分钟。”
  “你们把她怎样了?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暮然嘴角带笑,但笑中已然有了一丝冷意。
  顾黎像是揪到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猛地抓住暮然的手,睁开眼,眼光空洞,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神,气若游丝,“包子?”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常把她带到那个秋千上玩耍。
  “暮然,女,二十一岁,夜魂一级杀手,行事特点,伪装和狙击。”一开始押暮然进来的男人缓缓开口。
  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没有一丝声响,像是死了一样,自己刚刚都没有发现。走近前,灯光扫在那人身上,穿着简单深色为主。伸出手拍打了一下,那人依旧蜷缩在一角,没有一丝反应。轻轻的喊了一声,“喂。”
  电话那头像是读报纸一样,把反侦察的推测说了出来,“刚刚她联系上总部的信号,要求我转接你的信号,但是还没有联系上你就受到了电波干扰,现在重新连接她,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
  好大一片的空地啊,真大,大的望不到头,只有一座破旧的秋千和一个可怜弱小的女孩,哈,那个女孩是自己。
  她在中间,被他们一个人牵着一只手,她会顽皮的脚离地悬空着,突然那对男女走到一片光下消失不见了,她难受,难受的想哭。哈,那个男人是爸爸,那个女人是妈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