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8章 真是好骗

作者:钱莱莱  发布时间:2015-08-18 16:40  字数:2029 

  “我是在教你,不要随便轻信别人。”慕云琛淡漠地说,“如果刚才换做别人,你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慕震光每次说不过儿子就避开这个话题,“她到底是你继母,也是慕家现在的女主人,你好歹也给她留点颜面,她动手打你老婆,是她不对,我们完全可以私下里让她给以陌道歉,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啊。”
  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上,发现昏倒的王淑芬吓得尿失禁了。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慕震光气得脸都黑了,“如果她是你亲生母亲,你还会这样吗?”
慕震光开车赶到家,远远就听见王淑芬凄惨的大叫。
  慕震光气得脸都黑了,“如果她是你亲生母亲,你还会这样吗?”
  “做什么?”
  慕震光一时气头上提起这茬,听到慕云琛这样说瞬间就后悔了。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上,发现昏倒的王淑芬吓得尿失禁了。
  二楼的房间里,楚以陌也被王淑芬那凄惨的叫声吓了一跳,小脸发白,看着慕云琛,“你真的让人砍掉她的手指头?”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做什么?”
  “她动手打了我的女人,这是她咎由自取。”慕云琛冷酷地说,“她应该庆幸以陌她没事,要是以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砍的就不是她的指甲了。”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我有话跟你说。”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做什么?”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她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胆量承受我的愤怒!”
  楚以陌虽然有点怕他,还是小心翼翼走过去,微微弯腰将耳朵靠过去,“你说吧,我听着。”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这里有外人吗?”慕云琛抬头看着楚以陌,“你要记着你现在是我慕云琛的老婆,谁敢伤害我慕云琛的老婆,那就是跟我慕云琛过不去。我没砍掉她的一只手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既然没有,那就到我身边来,离我近点。”
  楚以陌挣不开他的怀抱,情急之下一口咬了下去,男人像是会读心术似的先一步放开了她。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慕震光开车赶到家,远远就听见王淑芬凄惨的大叫。
  “啊——”
  慕天昊已经吓得脸色发青,杜思琪也抖了一下,不知道慕云琛动起怒来这么狠。
  自己之前背叛他,他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提着脑袋小心翼翼过日子?
  “我站在这里就好了,我听得到,你说吧。”
  王淑芬瘫在了地上,看了一眼自己被砍的手指头,直接晕了过去。
  慕震光冲进来,“淑芬……”
  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上,发现昏倒的王淑芬吓得尿失禁了。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慕云琛没说话,像是默认。
  看着黑西装男手里的菜刀,“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楚以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云琛,冷酷决绝中透着一丝阴冷的杀气,像是地狱而来的冷面修罗,让人不敢靠近。
  慕震光一时气头上提起这茬,听到慕云琛这样说瞬间就后悔了。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爸,他们砍了妈一根手指。”慕天昊回过神来立刻说。
  慕震光拿起王淑芬被砍的手,发现她五个手指头都好好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尾指上从年轻时候就精心护养的长指甲被一刀砍成两截,只查一丁点,就看到手指头的肉上了。
  “管家,快去叫医生过来。”同时让家里的女佣将王淑芬扶进卧室换衣服,这才问其他人,“云琛呢?”
  “大哥在他房间里。”
  慕震光让家里的佣人上楼去请慕云琛到他书房去。
  二楼的房间里,楚以陌也被王淑芬那凄惨的叫声吓了一跳,小脸发白,看着慕云琛,“你真的让人砍掉她的手指头?”
  慕云琛没说话,像是默认。
  楚以陌想到手指头被砍下来的画面,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做什么?”
  “她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胆量承受我的愤怒!”
  “她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胆量承受我的愤怒!”
  “可也不至于砍掉她的手指头啊,她可是你继母。”
  慕云琛脸色瞬间冷了几度,楚以陌不知道自己那句话说的他不高兴了,连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你替我出气我很感激你,但是你没必要为了我一个外人做到这个份上……”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这里有外人吗?”慕云琛抬头看着楚以陌,“你要记着你现在是我慕云琛的老婆,谁敢伤害我慕云琛的老婆,那就是跟我慕云琛过不去。我没砍掉她的一只手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楚以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云琛,冷酷决绝中透着一丝阴冷的杀气,像是地狱而来的冷面修罗,让人不敢靠近。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慕云琛看着楚以陌偷偷往后退了两步,抬起黑眸看着她,“你在怕我?”
  “没、没有……”向来不会撒谎的楚以陌眼神闪烁。
  “既然没有,那就到我身边来,离我近点。”
  “做什么?”
  “我有话跟你说。”
  “我站在这里就好了,我听得到,你说吧。”
  “可也不至于砍掉她的手指头啊,她可是你继母。”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这话不能让别人听见,你过来,将耳朵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什么话这么神秘兮兮的?”楚以陌一脸疑惑。
  “你过来,我现在就告诉你。”
  楚以陌虽然有点怕他,还是小心翼翼走过去,微微弯腰将耳朵靠过去,“你说吧,我听着。”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楚以陌一怔,慕云琛已经吻住她的唇。
  “唔……”楚以陌条件反射的推开他,发现他的双手已经环在她腰上。
  “做什么?”
慕震光开车赶到家,远远就听见王淑芬凄惨的大叫。
  房门这时候响了两声,有佣人在外头恭敬地说道:“大少爷,老爷回来了,让您去他书房一趟。”
  楚以陌挣不开他的怀抱,情急之下一口咬了下去,男人像是会读心术似的先一步放开了她。
  楚以陌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吻得,小脸通红。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慕震光气得脸都黑了,“如果她是你亲生母亲,你还会这样吗?”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我是在教你,不要随便轻信别人。”慕云琛淡漠地说,“如果刚才换做别人,你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这个别人也包括你吗?”
  “我是你老公,怎么会是别人?”慕云琛看着她,“你这么笨,以后我会尽量多抽出点时间教教你怎么不受骗。”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我哪里笨,是你故意骗我。”
  “在这个家里,只有我才是唯一值得你信任的人。”慕云琛转动轮椅,“我不希望你被欺负的事再发生第二次,这会让我慕云琛很没面子。”
  王易接了个电话,这时候走了过来,“大少爷,大少夫人的婚纱已经设计好了,前几天空运过来,刚刚到。”
  “做什么?”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书房里,慕震光脸色难看,看到慕云琛进来,严肃地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当着家里下人和天昊思琪的面那么对淑芬?”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她动手打了我的女人,这是她咎由自取。”慕云琛冷酷地说,“她应该庆幸以陌她没事,要是以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砍的就不是她的指甲了。”
  “可她毕竟是你继母,就算有什么事做的有点过了,你也可以好好说,用得着这么动刀动枪的吗?思琪是她未来儿媳,你让她以后怎么在思琪面前树立做婆婆的威风?”
  “早知今日,当初她就不该动我的女人。”
  慕震光气得脸都黑了,“如果她是你亲生母亲,你还会这样吗?”
  “如果不是她,我的亲生母亲又怎么会死?”慕云琛眼中迸射出冰冷的寒光。
  慕震光一时气头上提起这茬,听到慕云琛这样说瞬间就后悔了。
  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上,发现昏倒的王淑芬吓得尿失禁了。
  不该提他亲生母亲的。
  “你母亲的死是个意外,和淑芬没有关系,你不要总是将错都怪在她身上。”
  “勾引别人的丈夫,心怀叵测的怀上儿子,想要借子上位,这一切难道都是意外吗?”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慕震光每次说不过儿子就避开这个话题,“她到底是你继母,也是慕家现在的女主人,你好歹也给她留点颜面,她动手打你老婆,是她不对,我们完全可以私下里让她给以陌道歉,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啊。”
  “这次我不过是小惩大诫,以后谁敢再动我老婆一根汗毛,绝不姑息!”慕云琛转着电动轮椅打开书房的门出去。
  慕震光无奈叹气,自己的儿子怎么会这么倔。
  慕云琛路过客厅碰见慕天昊和杜思琪,经过刚才的一幕,两人都老实多了,心虚地打一声招呼,便匆匆进了王淑芬的卧室。
  王易接了个电话,这时候走了过来,“大少爷,大少夫人的婚纱已经设计好了,前几天空运过来,刚刚到。”
  王易接了个电话,这时候走了过来,“大少爷,大少夫人的婚纱已经设计好了,前几天空运过来,刚刚到。”
  慕震光气得脸都黑了,“如果她是你亲生母亲,你还会这样吗?”
  “做什么?”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慕云琛路过客厅碰见慕天昊和杜思琪,经过刚才的一幕,两人都老实多了,心虚地打一声招呼,便匆匆进了王淑芬的卧室。
  楚以陌虽然有点怕他,还是小心翼翼走过去,微微弯腰将耳朵靠过去,“你说吧,我听着。”
  “这话不能让别人听见,你过来,将耳朵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这次我不过是小惩大诫,以后谁敢再动我老婆一根汗毛,绝不姑息!”慕云琛转着电动轮椅打开书房的门出去。
  “做什么?”
  “可她毕竟是你继母,就算有什么事做的有点过了,你也可以好好说,用得着这么动刀动枪的吗?思琪是她未来儿媳,你让她以后怎么在思琪面前树立做婆婆的威风?”
  王易接了个电话,这时候走了过来,“大少爷,大少夫人的婚纱已经设计好了,前几天空运过来,刚刚到。”
  “她动手打了我的女人,这是她咎由自取。”慕云琛冷酷地说,“她应该庆幸以陌她没事,要是以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砍的就不是她的指甲了。”
  “做什么?”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慕震光拿起王淑芬被砍的手,发现她五个手指头都好好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尾指上从年轻时候就精心护养的长指甲被一刀砍成两截,只查一丁点,就看到手指头的肉上了。
  “做什么?”
  楚以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云琛,冷酷决绝中透着一丝阴冷的杀气,像是地狱而来的冷面修罗,让人不敢靠近。
  “既然没有,那就到我身边来,离我近点。”
  楚以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慕云琛,冷酷决绝中透着一丝阴冷的杀气,像是地狱而来的冷面修罗,让人不敢靠近。
  书房里,慕震光脸色难看,看到慕云琛进来,严肃地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当着家里下人和天昊思琪的面那么对淑芬?”
  “爸,他们砍了妈一根手指。”慕天昊回过神来立刻说。
  “这个别人也包括你吗?”
  楚以陌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吻得,小脸通红。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慕天昊已经吓得脸色发青,杜思琪也抖了一下,不知道慕云琛动起怒来这么狠。
  楚以陌想到手指头被砍下来的画面,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慕震光一时气头上提起这茬,听到慕云琛这样说瞬间就后悔了。
  书房里,慕震光脸色难看,看到慕云琛进来,严肃地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当着家里下人和天昊思琪的面那么对淑芬?”
  “可也不至于砍掉她的手指头啊,她可是你继母。”
  “我是在教你,不要随便轻信别人。”慕云琛淡漠地说,“如果刚才换做别人,你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慕云琛没说话,像是默认。
  慕震光拿起王淑芬被砍的手,发现她五个手指头都好好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尾指上从年轻时候就精心护养的长指甲被一刀砍成两截,只查一丁点,就看到手指头的肉上了。
  “我是在教你,不要随便轻信别人。”慕云琛淡漠地说,“如果刚才换做别人,你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慕震光让家里的佣人上楼去请慕云琛到他书房去。
  看着黑西装男手里的菜刀,“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夫人动手打了大少夫人,大少爷只是小惩大诫……”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房门这时候响了两声,有佣人在外头恭敬地说道:“大少爷,老爷回来了,让您去他书房一趟。”
  慕云琛看着楚以陌偷偷往后退了两步,抬起黑眸看着她,“你在怕我?”
  “做什么?”
  “唔……”楚以陌条件反射的推开他,发现他的双手已经环在她腰上。
  “做什么?”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这里有外人吗?”慕云琛抬头看着楚以陌,“你要记着你现在是我慕云琛的老婆,谁敢伤害我慕云琛的老婆,那就是跟我慕云琛过不去。我没砍掉她的一只手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做什么?”
慕震光开车赶到家,远远就听见王淑芬凄惨的大叫。
  “什么话这么神秘兮兮的?”楚以陌一脸疑惑。
  不该提他亲生母亲的。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可她毕竟是你继母,就算有什么事做的有点过了,你也可以好好说,用得着这么动刀动枪的吗?思琪是她未来儿媳,你让她以后怎么在思琪面前树立做婆婆的威风?”
  “我站在这里就好了,我听得到,你说吧。”
  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上,发现昏倒的王淑芬吓得尿失禁了。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慕云琛没说话,像是默认。
  楚以陌想到手指头被砍下来的画面,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有话跟你说。”
  “你母亲的死是个意外,和淑芬没有关系,你不要总是将错都怪在她身上。”
  楚以陌想到手指头被砍下来的画面,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慕震光拿起王淑芬被砍的手,发现她五个手指头都好好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尾指上从年轻时候就精心护养的长指甲被一刀砍成两截,只查一丁点,就看到手指头的肉上了。
慕震光开车赶到家,远远就听见王淑芬凄惨的大叫。
  不该提他亲生母亲的。
  “做什么?”
  “这次我不过是小惩大诫,以后谁敢再动我老婆一根汗毛,绝不姑息!”慕云琛转着电动轮椅打开书房的门出去。
  “做什么?”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慕震光每次说不过儿子就避开这个话题,“她到底是你继母,也是慕家现在的女主人,你好歹也给她留点颜面,她动手打你老婆,是她不对,我们完全可以私下里让她给以陌道歉,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啊。”
  “早知今日,当初她就不该动我的女人。”
  “你母亲的死是个意外,和淑芬没有关系,你不要总是将错都怪在她身上。”
  “你过来,我现在就告诉你。”
  慕云琛没说话,像是默认。
  “可她毕竟是你继母,就算有什么事做的有点过了,你也可以好好说,用得着这么动刀动枪的吗?思琪是她未来儿媳,你让她以后怎么在思琪面前树立做婆婆的威风?”
  “这个别人也包括你吗?”
  “我站在这里就好了,我听得到,你说吧。”
  “做什么?”
  慕云琛没说话,像是默认。
  “做什么?”
  “我哪里笨,是你故意骗我。”
  打开门,转着轮椅出去了。
  “这话不能让别人听见,你过来,将耳朵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一脚踩在地上的水渍上,发现昏倒的王淑芬吓得尿失禁了。
  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慕云琛贴近她的耳朵,张口,“你还真是好骗。”
  “你母亲的死是个意外,和淑芬没有关系,你不要总是将错都怪在她身上。”
  “大哥在他房间里。”
  “她敢动我的女人,就要有胆量承受我的愤怒!”
  楚以陌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吻得,小脸通红。
  王易接了个电话,这时候走了过来,“大少爷,大少夫人的婚纱已经设计好了,前几天空运过来,刚刚到。”
  “可也不至于砍掉她的手指头啊,她可是你继母。”
  “我是在教你,不要随便轻信别人。”慕云琛淡漠地说,“如果刚才换做别人,你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