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二]往事一杯酒

作者:小缘宝  发布时间:2015-07-30 09:52  字数:2574 

半响,才说:“多谢公子了。”
朱子阁一挑眉:“二哥,这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未待来者看清玉佩,马车已经启动,缓缓向城内驶去,朱子哲冷漠的声音响起:“今早辰时你就带着玉佩来朱家请罪吧。”
一个肥胖硕大的妇人走了过来,满脸堆笑:“张管家,这就是少爷房里要的几个丫鬟小厮么?”
马车走了很久,风愈来愈大,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风呼啸的吹着,冷冽寒峭,刺入骨髓,大风卷起纷纷扬扬的白雪,漫天呜咽着,像是发了疯的怪兽。 
宝儿拉住了柱城,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摇了摇头。
朱子哲的嘴角慢慢勾起了笑意:“有意思。”
朱子阁一挑眉:“二哥,这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告诉我你的名字。”
十几个孩子老老实实的站在宋大娘面前,因为害怕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单薄的身子在寒冬下瑟瑟发抖。
宝儿和柱城互相依偎的抱着,笼子里还有别的孩子,他们脸上挂着泪珠,却因为疲惫和害怕已经缓缓的睡了。
这时,清越的马嘶声突然响起,一个清淡的嗓音在前方缓缓说道:“请出示腰牌。”
声音渐渐消散在这冷冽的空气里,上前阻拦的士兵张着大嘴呆立在雪地中,过了一会缓过神来连忙跪下,哆哆嗦嗦地期盼已经远离的马车上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宝儿拉住了柱城,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摇了摇头。
宝儿被粗暴的推进笼子里,还没等她爬起身子,铁门就已经被紧紧的锁上。
这时,清越的马嘶声突然响起,一个清淡的嗓音在前方缓缓说道:“请出示腰牌。”
只听“唆”地一声,一根根利剑已经射出,射穿了老人们单薄的肩胛骨和胸腹,鲜血潺潺而出,在他们瘦小的身体上绽开一朵朵璀璨的红花。
“我刚刚吹曲子时看你有几分感兴趣,可曾以前学过笛子?”大公子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柔声问道。
“够了!”宝儿愤怒地从灌木中出来,走到朱子哲面前,眼神极其郑重,既不躲避也不害怕,却透着一丝无法忽视的平和和冷静:“你不是找我么,我在这呢。”
朱子哲哈哈一笑,手摆在半空中,示意停止游戏,他身姿挺拔,潇洒磊落,一身玉白长袍,上面绣着层层的祥云锦绣,即雍容华贵又不显张扬。
半响,才说:“多谢公子了。”
“告诉我你的名字。”
天地间一片冰冷,唯有胸臆间有那么一丝微小的温暖。男孩子小小的身体像是一个坚韧的山,护着怀里的孩子。
朱子哲的嘴角慢慢勾起了笑意:“有意思。”
“恩,宋大娘,好好管教一下,特别是这个姑娘,大少爷亲自点名要的。”管家别有深意地交代完,不忘用鞭子狠狠抽了一下众多孩子,离开。
这,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我的名字?”宝儿看了朱子哲两眼,随即摇了摇头,极其认真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朱子哲。”两片薄唇轻轻一开。
宝儿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将凌乱的发丝撇开额头,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朱子哲的嘴角慢慢勾起了笑意:“有意思。”
柱城看着宝儿,最终点了点头。
这,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把她带走。”朱子哲下一秒便变了表情,冷漠的走回了轿子。
宝儿被粗暴的推进笼子里,还没等她爬起身子,铁门就已经被紧紧的锁上。
“等等。”柱城跳了出来,稚嫩得双臂张开挡在了众人面前。
这时,清越的马嘶声突然响起,一个清淡的嗓音在前方缓缓说道:“请出示腰牌。”
声音渐渐消散在这冷冽的空气里,上前阻拦的士兵张着大嘴呆立在雪地中,过了一会缓过神来连忙跪下,哆哆嗦嗦地期盼已经远离的马车上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朱子阁一挑眉:“二哥,这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朱子哲将门帘轻轻一瞥开,打量着这个眼神异常坚定的孩子:“不错,也带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一直在晃动,她头也不抬毫无半点知觉,今日的日头很大,但是风却很冷,呼号的吹着,透过笼子的缝隙吹了进来,打在她单薄的衣衫上,刀子刮过一般的疼。
柱城靠着宝儿,用他单薄的身子抱着怀中的宝儿,不断的拍着她的后背,一遍又一遍的安慰道:“别害怕,我一直在的。”  
大家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苍青色袍子的少年笑盈盈站在旁边。
天地间一片冰冷,唯有胸臆间有那么一丝微小的温暖。男孩子小小的身体像是一个坚韧的山,护着怀里的孩子。
宝儿和柱城互相依偎的抱着,笼子里还有别的孩子,他们脸上挂着泪珠,却因为疲惫和害怕已经缓缓的睡了。
谁也不知道面对他们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
马车走了很久,风愈来愈大,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风呼啸的吹着,冷冽寒峭,刺入骨髓,大风卷起纷纷扬扬的白雪,漫天呜咽着,像是发了疯的怪兽。 
这时,清越的马嘶声突然响起,一个清淡的嗓音在前方缓缓说道:“请出示腰牌。”
“都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车听了,管家拿着鞭子粗暴的抽打在铁笼上。
朱子哲稳了稳几欲动怒的朱子阁,从腰间掏出玉佩,甩在来者的脸上。
朱子阁一挑眉:“二哥,这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我的名字?”宝儿看了朱子哲两眼,随即摇了摇头,极其认真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未待来者看清玉佩,马车已经启动,缓缓向城内驶去,朱子哲冷漠的声音响起:“今早辰时你就带着玉佩来朱家请罪吧。”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都抬起头来!今后你们就是朱家的人了,那自然是要比外边的人高贵一些的,挺起你们的胸脯,抬高你们的头,让我仔细瞧瞧你们的模样。”宋大娘趾高气昂地说道,不知道多年的等级观念已经在她心中埋下了何等的烙印。
声音渐渐消散在这冷冽的空气里,上前阻拦的士兵张着大嘴呆立在雪地中,过了一会缓过神来连忙跪下,哆哆嗦嗦地期盼已经远离的马车上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小的知错了,放过小人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一直在晃动,她头也不抬毫无半点知觉,今日的日头很大,但是风却很冷,呼号的吹着,透过笼子的缝隙吹了进来,打在她单薄的衣衫上,刀子刮过一般的疼。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柱城担忧地看着宝儿,他不知道宝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时候会像以前一样躲在他身后说害怕的那个小女孩,有的时候又如同现在冷静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柱城摸了摸手环上那个玉佩,两条线交织在一起。
这是迷宫的真身,只要柱城愿意,现在就可以带宝儿进入迷宫躲避。
“柱城哥哥,不要。”宝儿看着柱城,两眼清澈无比,像是知道了柱城的想法。
“宝儿……”柱城几班犹豫,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宋大娘挤出一个微笑:“当然好,当然好。”
“柱城哥哥,我们本来就要离开村子不是么?我想找到我哥哥,接着这马车离开是最快的方法,我们有迷宫,我有妖怪,谁也不能伤害我们。我只想站的更高,当全天下都知道我的时候,我哥哥一定能找到我的。”宝儿坚定的说,满眼的期待。
未待来者看清玉佩,马车已经启动,缓缓向城内驶去,朱子哲冷漠的声音响起:“今早辰时你就带着玉佩来朱家请罪吧。”
柱城看着宝儿,最终点了点头。
声音渐渐消散在这冷冽的空气里,上前阻拦的士兵张着大嘴呆立在雪地中,过了一会缓过神来连忙跪下,哆哆嗦嗦地期盼已经远离的马车上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宝儿被粗暴的推进笼子里,还没等她爬起身子,铁门就已经被紧紧的锁上。
进入朱家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笛声想了起来,是从别院传出来的,宝儿好奇地向那一片竹子林望去,茂盛的竹叶挡住了视线,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别院的屋檐。
“都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车听了,管家拿着鞭子粗暴的抽打在铁笼上。
原本就害怕饥饿的孩子更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管家厌恶的别过脸,命令着下人将他们都抓出来。
宝儿细嫩的皮肤被划出了一条条血痕,柱城心疼地看着就想上前理论。
宝儿拉住了柱城,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摇了摇头。
“你倒是实诚。”大公子也笑了:“跟我来吧。”
宝儿和柱城互相依偎的抱着,笼子里还有别的孩子,他们脸上挂着泪珠,却因为疲惫和害怕已经缓缓的睡了。
一个肥胖硕大的妇人走了过来,满脸堆笑:“张管家,这就是少爷房里要的几个丫鬟小厮么?”
“恩,宋大娘,好好管教一下,特别是这个姑娘,大少爷亲自点名要的。”管家别有深意地交代完,不忘用鞭子狠狠抽了一下众多孩子,离开。
十几个孩子老老实实的站在宋大娘面前,因为害怕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单薄的身子在寒冬下瑟瑟发抖。
“都抬起头来!今后你们就是朱家的人了,那自然是要比外边的人高贵一些的,挺起你们的胸脯,抬高你们的头,让我仔细瞧瞧你们的模样。”宋大娘趾高气昂地说道,不知道多年的等级观念已经在她心中埋下了何等的烙印。
几个胆子大些的孩子率先抬起了头,聪明机灵的也赶紧抬起了头,而一些胆小怕事的孩子仍处在恐惧瑟瑟发抖,不知所以。宝儿和柱城不卑不亢,既不讨好宋大娘也不害怕宋大娘,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都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车听了,管家拿着鞭子粗暴的抽打在铁笼上。
“我刚刚吹曲子时看你有几分感兴趣,可曾以前学过笛子?”大公子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柔声问道。
宋大娘随手点了几个壮点的男娃:“这几个去老爷的屋里。”
又点了几个颇有姿势却柔弱的女娃:“这个到老太爷的屋里。”
扭头一看,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宝儿和柱城,打量了一番:“这两个……”
“这两个送到我屋里吧。”
“这两个送到我屋里吧。”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都抬起头来!今后你们就是朱家的人了,那自然是要比外边的人高贵一些的,挺起你们的胸脯,抬高你们的头,让我仔细瞧瞧你们的模样。”宋大娘趾高气昂地说道,不知道多年的等级观念已经在她心中埋下了何等的烙印。
“这两个送到我屋里吧。”
大家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苍青色袍子的少年笑盈盈站在旁边。
“大……大公子。”宋大娘连忙福身。
“我把这两个小家伙带走了,没问题吧?”少年还是温和的笑着,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令人害怕。
“我把这两个小家伙带走了,没问题吧?”少年还是温和的笑着,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令人害怕。
“这……”宋大娘犹豫了一下,虽说大公子也是老爷的儿子,但是却与二王爷和三王爷不同,他只能被称为公子,而不能称为王爷。
“这……”宋大娘犹豫了一下,虽说大公子也是老爷的儿子,但是却与二王爷和三王爷不同,他只能被称为公子,而不能称为王爷。
“大……大公子。”宋大娘连忙福身。
“宝儿……”柱城几班犹豫,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但毕竟又是老爷的亲儿子,他管她要人,她总不能说不给,但是给了,二王爷和三王爷那边又不好交代。
这,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看宋大娘的意思,便是没有问题了,在此谢过宋大娘了,人,我就带走了。”少年还是温和的语气,最后一句话却加深了词语的音量,一字一顿地说,颇有威胁的味道。
宋大娘挤出一个微笑:“当然好,当然好。”
宝儿乖巧的走道少年面前福了福身子:“多谢公子了。”
这时,清越的马嘶声突然响起,一个清淡的嗓音在前方缓缓说道:“请出示腰牌。”
“我刚刚吹曲子时看你有几分感兴趣,可曾以前学过笛子?”大公子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柔声问道。
柱城皱了皱眉头,想说点什么最终没说。
柱城担忧地看着宝儿,他不知道宝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时候会像以前一样躲在他身后说害怕的那个小女孩,有的时候又如同现在冷静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宝儿拉住了柱城,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摇了摇头。
宝儿笑的如三月春风,柔柔的说道:“宝儿没学过什么笛子,就是觉得公子吹的如同那夜晚的微风,舒服又宁静,忍不住多探究了一番。”
“大……大公子。”宋大娘连忙福身。
“你倒是实诚。”大公子也笑了:“跟我来吧。”
柱城摸了摸手环上那个玉佩,两条线交织在一起。
“告诉我你的名字。”
宝儿和柱城乖乖走在大公子后面,柱城担心地握着宝儿的手不肯放开。
54.167.242.107, 54.167.242.107;0;pc;4;磨铁文学
“其实你不用紧张的,我并不会怎么样。”
“其实你不用紧张的,我并不会怎么样。”
初冬的风刮得呼呼的响,柱城一直穿着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在这夹着丝丝小雪的天气里,把身子冻的通红。
前面大公子说的若有所指的话,柱城呆滞了半个脚步,又继续往前走。
半响,才说:“多谢公子了。”
“这……”宋大娘犹豫了一下,虽说大公子也是老爷的儿子,但是却与二王爷和三王爷不同,他只能被称为公子,而不能称为王爷。
进入朱家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笛声想了起来,是从别院传出来的,宝儿好奇地向那一片竹子林望去,茂盛的竹叶挡住了视线,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别院的屋檐。
柱城靠着宝儿,用他单薄的身子抱着怀中的宝儿,不断的拍着她的后背,一遍又一遍的安慰道:“别害怕,我一直在的。”  
原本就害怕饥饿的孩子更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管家厌恶的别过脸,命令着下人将他们都抓出来。
宝儿笑的如三月春风,柔柔的说道:“宝儿没学过什么笛子,就是觉得公子吹的如同那夜晚的微风,舒服又宁静,忍不住多探究了一番。”
宝儿和柱城互相依偎的抱着,笼子里还有别的孩子,他们脸上挂着泪珠,却因为疲惫和害怕已经缓缓的睡了。
“把她带走。”朱子哲下一秒便变了表情,冷漠的走回了轿子。
朱子阁一挑眉:“二哥,这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我的名字?”宝儿看了朱子哲两眼,随即摇了摇头,极其认真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告诉我你的名字。”
又点了几个颇有姿势却柔弱的女娃:“这个到老太爷的屋里。”
声音渐渐消散在这冷冽的空气里,上前阻拦的士兵张着大嘴呆立在雪地中,过了一会缓过神来连忙跪下,哆哆嗦嗦地期盼已经远离的马车上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告诉我你的名字。”
朱子哲的嘴角慢慢勾起了笑意:“有意思。”
“朱子哲。”两片薄唇轻轻一开。
柱城皱了皱眉头,想说点什么最终没说。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小的知错了,放过小人吧。”
“这两个送到我屋里吧。”
“我把这两个小家伙带走了,没问题吧?”少年还是温和的笑着,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令人害怕。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够了!”宝儿愤怒地从灌木中出来,走到朱子哲面前,眼神极其郑重,既不躲避也不害怕,却透着一丝无法忽视的平和和冷静:“你不是找我么,我在这呢。”
一个肥胖硕大的妇人走了过来,满脸堆笑:“张管家,这就是少爷房里要的几个丫鬟小厮么?”
朱子哲的嘴角慢慢勾起了笑意:“有意思。”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宝儿透过铁笼的缝隙看着这一切,神色愈来愈冷漠,冷静得让人害怕。
“这两个送到我屋里吧。”
天地间一片冰冷,唯有胸臆间有那么一丝微小的温暖。男孩子小小的身体像是一个坚韧的山,护着怀里的孩子。
朱子哲的嘴角慢慢勾起了笑意:“有意思。”
宝儿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将凌乱的发丝撇开额头,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都抬起头来!今后你们就是朱家的人了,那自然是要比外边的人高贵一些的,挺起你们的胸脯,抬高你们的头,让我仔细瞧瞧你们的模样。”宋大娘趾高气昂地说道,不知道多年的等级观念已经在她心中埋下了何等的烙印。
初冬的风刮得呼呼的响,柱城一直穿着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在这夹着丝丝小雪的天气里,把身子冻的通红。
宝儿笑的如三月春风,柔柔的说道:“宝儿没学过什么笛子,就是觉得公子吹的如同那夜晚的微风,舒服又宁静,忍不住多探究了一番。”
柱城担忧地看着宝儿,他不知道宝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时候会像以前一样躲在他身后说害怕的那个小女孩,有的时候又如同现在冷静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柱城担忧地看着宝儿,他不知道宝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时候会像以前一样躲在他身后说害怕的那个小女孩,有的时候又如同现在冷静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倒是实诚。”大公子也笑了:“跟我来吧。”
“告诉我你的名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