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014章:“喵”

作者:唐宁  发布时间:2015-07-31 09:00  字数:2100 

  “我的公主。”王子低声的喃喃道,牵着公主从她已然躺了多年的木床上走了下来。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洛丽塔的音乐悄然的响起,两人在废弃的城堡中翩翩起舞……阳光从废弃的城堡的各个角落挤了进来,将光芒洒向四处,灌木丛已然变成了背景。五彩的蝴蝶伴随着公主的裙裾舞动着,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尤其是沐浴在光圈之下的男女,精致、漂亮的仿佛现实版的童话。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Perfect!”带着鸭舌帽,浑身邋遢、不拘小节的导演终于从他严肃的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宣布了这一次拍摄的圆满结束。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之前还忘我的拥在一起跳舞的苏桥染和景晏殊两个人顿时停了下来。听到导演的话语,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古老的城堡里,灌木丛生,曾经受尽宠爱的公主闭着眼帘,睡姿甜美。而外面的世界早已经不知道改变了多少,曾经辉煌不已的王朝如今也已经变成了废墟,空无人烟。公主就这样安静的睡着,一朝一日,不管外面的时间如何流淌变化。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被诅咒昏睡了很多年的公主终于遇到了能够把自己吻醒的王子。她修长的浓密的眼睫犹如蝴蝶的羽翼一般轻轻地颤动着,然后终于睁开了在自己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俊朗温柔的王子,公主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笑容,弯弯的眼角里仿佛有星光流泻而出。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我的公主。”王子低声的喃喃道,牵着公主从她已然躺了多年的木床上走了下来。

  洛丽塔的音乐悄然的响起,两人在废弃的城堡中翩翩起舞……阳光从废弃的城堡的各个角落挤了进来,将光芒洒向四处,灌木丛已然变成了背景。五彩的蝴蝶伴随着公主的裙裾舞动着,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尤其是沐浴在光圈之下的男女,精致、漂亮的仿佛现实版的童话。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Perfect!”带着鸭舌帽,浑身邋遢、不拘小节的导演终于从他严肃的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宣布了这一次拍摄的圆满结束。

  被诅咒昏睡了很多年的公主终于遇到了能够把自己吻醒的王子。她修长的浓密的眼睫犹如蝴蝶的羽翼一般轻轻地颤动着,然后终于睁开了在自己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俊朗温柔的王子,公主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笑容,弯弯的眼角里仿佛有星光流泻而出。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之前还忘我的拥在一起跳舞的苏桥染和景晏殊两个人顿时停了下来。听到导演的话语,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连着几日的高温,但是因为MV主题内容的缘故,两个人不得不穿着厚重的衣服,哪怕汗流浃背还是不得不忍着,甚至要表现出一种极致唯美的感觉。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原先在镜头里梦幻一般的美好,在现实里却是堪比酷刑。

  阿文看到景晏殊因为太热而发红的脸,立刻把开好了瓶盖的冰水送了过去。景晏殊接过冰水,小口小口的拧着,没喝了几口就停下来了:“我去换个衣服先。”

  “我的公主。”王子低声的喃喃道,牵着公主从她已然躺了多年的木床上走了下来。

  想起之前自己为了这首歌可是唱了整整一个月,尝试了不同的曲风,最后才定下的版本,苏桥染的脸不由得又是一垮,悻悻然的闭起了嘴巴。

  那端的苏桥染也在大口的喝了几口水以后,受不了的扯开了自己身上制服的领口:“幸好结束了,要不然我估计不用再拍摄了,你可以直接把我送医院了,明天报纸的头条就是‘当红歌星苏桥染为拍摄MV,高温作战,不幸中暑’!”

  说着,他看到景晏殊朝着化妆间走了过去,也赶紧朝着另外一间走了过去,真的是再多一秒钟就要受不了了。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

  换好了衣服的两个人出来便看到导演正在查看着自己拍摄出来的镜头,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严肃,仿佛不是很满意。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当即心里都是忐忑了一下,生怕自己还要穿上那闷热的衣服,也都靠了过来跟着导演的镜头看。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挺好的。”导演说道,“就是要再剪辑一下,到时候为了让情节连贯一些,有些地方可能桥染可能需要再补拍。不过补拍什么时候,具体还要再看看。至于晏殊明天就可以不用再过来了,拍的很美。”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闻言,苏桥染不由得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哀嚎:“天呐,我只是一个唱歌的,让我来演,差不多的就行了呗。观众听我的歌,又不是看我演的戏。明明靠的是才华吃饭,我为什么还要靠脸?”

  景晏殊看着没有一丝一毫巨星形象的苏桥染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淡淡的酒窝若隐若现,好像大有任你如何发疯,我自屹然不受影响的感觉。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想起之前自己为了这首歌可是唱了整整一个月,尝试了不同的曲风,最后才定下的版本,苏桥染的脸不由得又是一垮,悻悻然的闭起了嘴巴。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连着几日的高温,但是因为MV主题内容的缘故,两个人不得不穿着厚重的衣服,哪怕汗流浃背还是不得不忍着,甚至要表现出一种极致唯美的感觉。

  说实话,其实这两天来除了拍摄MV,苏桥染跟景晏殊是没有什么很亲密的接触的。当然,你也根本不可能指望一个天皇级巨星会因为一个小小的MV就和一个小透明熟悉起来。哪怕是两个水平差不多的,其实除了合作的时候,两个人脸上带着默契的笑容好像我们很熟,但是退却了镜头以后,其实就各自疏离的转身。所以按照以前的经验,苏桥染也压根没有打算跟景晏殊这种或许合作过一次,转身就忘记的人有什么交流。只不过这首歌对他真的太重要了,而且拍摄的这几天景晏殊也一直是安安分分的,就跟他自己住的地方养的一只波斯猫一样,根本不像其他的女星想方设法的使劲贴上来,倒是给苏桥染留下了挺好的印象,所以此刻下意识的他就把景晏殊当成了自己住的地方里的那只总是眯着眼睛,脸上挂着一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表情的波斯猫。

  只不过等到手掌真的按了下来,苏桥染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手底下的那是一个人头,而不是属于自己的宠物的猫头,顿时不由得有些尴尬了起来,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之前还忘我的拥在一起跳舞的苏桥染和景晏殊两个人顿时停了下来。听到导演的话语,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景晏殊看着没有一丝一毫巨星形象的苏桥染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淡淡的酒窝若隐若现,好像大有任你如何发疯,我自屹然不受影响的感觉。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洛丽塔的音乐悄然的响起,两人在废弃的城堡中翩翩起舞……阳光从废弃的城堡的各个角落挤了进来,将光芒洒向四处,灌木丛已然变成了背景。五彩的蝴蝶伴随着公主的裙裾舞动着,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尤其是沐浴在光圈之下的男女,精致、漂亮的仿佛现实版的童话。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挺好的。”导演说道,“就是要再剪辑一下,到时候为了让情节连贯一些,有些地方可能桥染可能需要再补拍。不过补拍什么时候,具体还要再看看。至于晏殊明天就可以不用再过来了,拍的很美。”
  说着,他看到景晏殊朝着化妆间走了过去,也赶紧朝着另外一间走了过去,真的是再多一秒钟就要受不了了。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之前还忘我的拥在一起跳舞的苏桥染和景晏殊两个人顿时停了下来。听到导演的话语,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被诅咒昏睡了很多年的公主终于遇到了能够把自己吻醒的王子。她修长的浓密的眼睫犹如蝴蝶的羽翼一般轻轻地颤动着,然后终于睁开了在自己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俊朗温柔的王子,公主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笑容,弯弯的眼角里仿佛有星光流泻而出。
  说实话,其实这两天来除了拍摄MV,苏桥染跟景晏殊是没有什么很亲密的接触的。当然,你也根本不可能指望一个天皇级巨星会因为一个小小的MV就和一个小透明熟悉起来。哪怕是两个水平差不多的,其实除了合作的时候,两个人脸上带着默契的笑容好像我们很熟,但是退却了镜头以后,其实就各自疏离的转身。所以按照以前的经验,苏桥染也压根没有打算跟景晏殊这种或许合作过一次,转身就忘记的人有什么交流。只不过这首歌对他真的太重要了,而且拍摄的这几天景晏殊也一直是安安分分的,就跟他自己住的地方养的一只波斯猫一样,根本不像其他的女星想方设法的使劲贴上来,倒是给苏桥染留下了挺好的印象,所以此刻下意识的他就把景晏殊当成了自己住的地方里的那只总是眯着眼睛,脸上挂着一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表情的波斯猫。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换好了衣服的两个人出来便看到导演正在查看着自己拍摄出来的镜头,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严肃,仿佛不是很满意。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当即心里都是忐忑了一下,生怕自己还要穿上那闷热的衣服,也都靠了过来跟着导演的镜头看。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连着几日的高温,但是因为MV主题内容的缘故,两个人不得不穿着厚重的衣服,哪怕汗流浃背还是不得不忍着,甚至要表现出一种极致唯美的感觉。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景晏殊看着没有一丝一毫巨星形象的苏桥染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淡淡的酒窝若隐若现,好像大有任你如何发疯,我自屹然不受影响的感觉。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只不过等到手掌真的按了下来,苏桥染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手底下的那是一个人头,而不是属于自己的宠物的猫头,顿时不由得有些尴尬了起来,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54.145.71.49, 54.145.71.49;0;pc;4;磨铁文学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喵。”因为感觉到苏桥染好像在给猫顺毛一样的动作,景晏殊下意识的侧过了头,一本正经的发出了一个属于喵星人的声音。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原先在镜头里梦幻一般的美好,在现实里却是堪比酷刑。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身旁胡子邋遢的导演却是“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这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这首歌给人的期待这么大,所以绝对不能怪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好好表现,说不定你就因为这首歌名留歌史了。”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有什么不妥的吗?”苏桥染紧紧的盯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出声的问道。
  穿着宝蓝色的骑士服的王子无意间偶然从这边经过,看到了睡颜恬静的公主,忍不住上前轻轻地吻她。
  “我的公主。”王子低声的喃喃道,牵着公主从她已然躺了多年的木床上走了下来。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但是随即他又坐了起来,像是在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揉着景晏殊毛绒绒的脑袋:“要真是名留歌史那也不止我一个人啊,这不是还有她吗,我的公主,我的MV女主角啊。”
  之前还忘我的拥在一起跳舞的苏桥染和景晏殊两个人顿时停了下来。听到导演的话语,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而且因为苏桥染的这首单曲是冲着经典去的,所以不止是歌词、歌声,乃至MV,只要和这首歌有关系的都把关的很严格,要求严苛细致,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瑕疵。整个的MV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出来的。在歌迷们看来只有短短的四五分钟的MV,可是却依旧耗费了三天才拍摄结束。所以此时导演的一句“Perfect”无疑像是解放了两个人一样,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大汗淋漓的从摄影棚里走了出来。
  “我的公主。”王子低声的喃喃道,牵着公主从她已然躺了多年的木床上走了下来。
  ……
  换好了衣服的两个人出来便看到导演正在查看着自己拍摄出来的镜头,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严肃,仿佛不是很满意。景晏殊和苏桥染两人当即心里都是忐忑了一下,生怕自己还要穿上那闷热的衣服,也都靠了过来跟着导演的镜头看。

唐宁说:

【女主的性格应该属于比较慢热而且有萌点的,后面慢慢的就会表现出来滴~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求推荐票、期待票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

天生废材没有灵力?笑话,本小姐乃是绝顶天才。炼药师少见?本小姐轻轻松松就混到了神级。神器,神兽珍贵?随随便便都可以捡到一大堆上古神物,神器还带好基友投靠啊!踩渣男,灭贱女,本小姐信手拈来。不过这一不小心就掉入了某个邪魅男人的怀中,谁来告诉她怎么逃?某男扬起红唇:“想逃?掉入本王怀...

作者:兔子阿银
标签:穿越

二嫁豪门:总裁的专宠甜妻

帅帅总裁大人说:“嫁给我,翻身做长辈,报复渣男,我会宠你一辈子。”好,冲着这点,她答应了,可为什么,她感觉掉入了狼窝。这个表面纯情的总裁大人,背后闷骚,腹黑到极点,最擅长,打翻醋桶,清扫门前雪:“想泡她,也不打听下是谁家的老婆!”-------前任PS现任-----------...

作者:闲鱼十千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强婚夺爱:总裁的秘妻

安小仙被自己的顶头上司送上一个大人物的床,醒来后才知道这个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生杀予夺的男人,就是五年前下追杀令将她赶出江城的恶魔。 全世界的人都说他脾气古怪,不能人道,却不知他夜夜都如狼似虎,将她各种咚。 婚后,他给钱给权给势,帮她虐伪白莲踩绿茶婊,却唯独不给心。 明明顶着正妻的...

作者:安若夏
标签:言情

嫡女有毒,无赖邪妃很嚣张

21世纪最有前途的军人世家大小姐,竟然被一场车祸玩死了?!睁开眼,恶奴造次,众人欺凌,亲爹还没了!主母想杀我?记得排队!亲妹想害我?手段太low!什么?西胡太子要逼婚?484傻?小三绿茶轮番上阵,宁小姐觉得,他么的心好累,人家要拿小铁锤砸你胸口了哦~好在,上天赐了个国子监的花美男...

作者:木微实
标签:穿越

庶女归来:邪王的废柴狂妃

一朝穿越,某女花容失色:妈呀,胸口这血洞是怎么回事? 再一抬头,差点吓尿:这原主的鬼魂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不小心,摔到神秘石洞,邪魅男子强制契约,收获师傅兼护卫一枚! 蓝家,倒是个有趣的地方—— 家主贪婪,当家主母护短,只是很可惜,护的都不是她。 心机婊嫡女扮柔弱,还有个庶出的...

作者:轻舞雪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