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7章 中毒迹象

作者:醉狂天下  发布时间:2015-07-30 20:07  字数:2205 

  ……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秦氏一看这情形,赶紧抓住了方绝婉的手说:“快,赶紧去看看,为娘总觉得方绝代那丫头不对劲。”
  “师父,你快看看我爹爹,以前是徒儿不懂事,让我爹爹操了心,气坏了身子,现在徒儿知错了,只盼我爹爹早日醒来,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秦氏攥紧了手帕,想阻止可却又不敢,那可是太后带来的人,你阻止那不就表明了你不信任太后,可若你不阻止,那……
  对于韩御医而言,可谓是煎熬啊。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谁说那是邪病,耽误了治疗,真是作孽。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秦氏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此时,刚才还站在院子的人,早已走入了房间,就连墨玄楚跟方绝倾也进去了,只剩下秦氏跟方绝婉在房门口站着。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质问,仿佛是在问“本王怎么不知道圣医大人还有一个徒弟”。
  太后抬手摆了摆:“免了,还是赶紧让圣医看看你父亲。”
  赫连风华却悄悄的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这一下点头很轻很轻,轻到旁人无法察觉。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圣医把脉把了一盏茶的功夫,这当中,他一句话也未说,一个字也未问。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太后对方绝代刚才的表现颇为满意,丫头虽然有些鲁莽,却不是无礼之人,若非方天楼病的太过严重,也不会让她乱了分寸。
  太后身穿着高领黑底凤纹的衣袍,两鬓白发,虽已迈入六十余岁,可她看起来精神充沛,面容生得慈祥。
  “娘,娘,你在愣什么呢?”方绝婉摇了摇秦氏的胳膊,喊了秦氏好半天都没应她,方绝婉这才急着晃她胳膊。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就坐在方天楼的身旁,手按着脉象,平心静气的一坐便是大半天。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什么……”方绝代一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目光充满着疑惑的看向韩御医,眼中满是嘲讽:“师父,韩大人一直咬着说我爹爹是回光返照,邪病入体,无药可治。”
  也在说到“一不留神”时,刻意的瞥了眼秦氏。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许久后……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谁说那是邪病,耽误了治疗,真是作孽。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什么……”方绝代一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目光充满着疑惑的看向韩御医,眼中满是嘲讽:“师父,韩大人一直咬着说我爹爹是回光返照,邪病入体,无药可治。”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胡说。”圣医老鬼冷冷一斥:“此乃,中毒之象。”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在听到赫连风华那一句淡淡的轻轻的话语后,方绝代的心还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质问,仿佛是在问“本王怎么不知道圣医大人还有一个徒弟”。

  方绝代不敢抬头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被周遭的人发现不对劲。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是,王爷有所不知,民女被奸人所害,丢到迷雾森林,满身是伤,奄奄一息,巧的是半道上遇到正入山采药的圣医大人。”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也在说到“一不留神”时,刻意的瞥了眼秦氏。

  最后,话语顿了顿,哭腔声更加的明显,再一次抬手握住了圣医老鬼的手,晃了晃,泪水稀哩哗啦的流下,脸上遍布着浓重的伤心表情,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悲凉。

  “师父,你快看看我爹爹,以前是徒儿不懂事,让我爹爹操了心,气坏了身子,现在徒儿知错了,只盼我爹爹早日醒来,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不管这孩子以前有多不懂事,至少,这孩子还是有一片孝心。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方绝代不敢抬头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被周遭的人发现不对劲。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赫连风华却悄悄的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这一下点头很轻很轻,轻到旁人无法察觉。

  但圣医老鬼跟随赫连风华十年,对赫连风华的行事作风颇为了解,他一个眼神便能让圣医领会,那一个点头也示意着随圣医决定的意思。

  其实,王爷也是想包庇包庇眼前这姑娘吧。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圣医老鬼也不吝啬的演戏,一手一只搭在了柳翠与方绝代胳膊上,将二人同时扶起:“徒儿先别急,待为师先进去看看。”

  圣医老鬼说完,便用那双犀利的眸子轻轻的扫了眼站在门侧的韩御医,那一瞥,只是很轻的一下,便收回了视线。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太后身穿着高领黑底凤纹的衣袍,两鬓白发,虽已迈入六十余岁,可她看起来精神充沛,面容生得慈祥。

  秦氏一看这情形,赶紧抓住了方绝婉的手说:“快,赶紧去看看,为娘总觉得方绝代那丫头不对劲。”

  太后对方绝代刚才的表现颇为满意,丫头虽然有些鲁莽,却不是无礼之人,若非方天楼病的太过严重,也不会让她乱了分寸。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太后抬手摆了摆:“免了,还是赶紧让圣医看看你父亲。”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是。”韩御医低下头回应,可是心却“怦怦怦”的跳的好快,但是面容是却不敢有任何表露,生怕被人疑了心。

  秦氏攥紧了手帕,想阻止可却又不敢,那可是太后带来的人,你阻止那不就表明了你不信任太后,可若你不阻止,那……

  “娘,娘,你在愣什么呢?”方绝婉摇了摇秦氏的胳膊,喊了秦氏好半天都没应她,方绝婉这才急着晃她胳膊。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秦氏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此时,刚才还站在院子的人,早已走入了房间,就连墨玄楚跟方绝倾也进去了,只剩下秦氏跟方绝婉在房门口站着。

  秦氏一看这情形,赶紧抓住了方绝婉的手说:“快,赶紧去看看,为娘总觉得方绝代那丫头不对劲。”

  ……

  一盏茶的功夫。

  对于韩御医而言,可谓是煎熬啊。

  赫连风华却悄悄的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这一下点头很轻很轻,轻到旁人无法察觉。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圣医把脉把了一盏茶的功夫,这当中,他一句话也未说,一个字也未问。

  就坐在方天楼的身旁,手按着脉象,平心静气的一坐便是大半天。

  许久后……

  圣医松开了手,方绝代很配合的赶紧问:“师父,情况怎么样?”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什么……”方绝代一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目光充满着疑惑的看向韩御医,眼中满是嘲讽:“师父,韩大人一直咬着说我爹爹是回光返照,邪病入体,无药可治。”

  “胡说。”圣医老鬼冷冷一斥:“此乃,中毒之象。”

  谁说那是邪病,耽误了治疗,真是作孽。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一盏茶的功夫。
  一盏茶的功夫。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一盏茶的功夫。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最后,话语顿了顿,哭腔声更加的明显,再一次抬手握住了圣医老鬼的手,晃了晃,泪水稀哩哗啦的流下,脸上遍布着浓重的伤心表情,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悲凉。
  就坐在方天楼的身旁,手按着脉象,平心静气的一坐便是大半天。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娘,娘,你在愣什么呢?”方绝婉摇了摇秦氏的胳膊,喊了秦氏好半天都没应她,方绝婉这才急着晃她胳膊。
  但圣医老鬼跟随赫连风华十年,对赫连风华的行事作风颇为了解,他一个眼神便能让圣医领会,那一个点头也示意着随圣医决定的意思。
  圣医老鬼说完,便用那双犀利的眸子轻轻的扫了眼站在门侧的韩御医,那一瞥,只是很轻的一下,便收回了视线。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一盏茶的功夫。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许久后……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其实,王爷也是想包庇包庇眼前这姑娘吧。
  一盏茶的功夫。
  其实,王爷也是想包庇包庇眼前这姑娘吧。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娘,娘,你在愣什么呢?”方绝婉摇了摇秦氏的胳膊,喊了秦氏好半天都没应她,方绝婉这才急着晃她胳膊。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质问,仿佛是在问“本王怎么不知道圣医大人还有一个徒弟”。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圣医老鬼说完,便用那双犀利的眸子轻轻的扫了眼站在门侧的韩御医,那一瞥,只是很轻的一下,便收回了视线。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方绝代不敢抬头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被周遭的人发现不对劲。
  一盏茶的功夫。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秦氏一看这情形,赶紧抓住了方绝婉的手说:“快,赶紧去看看,为娘总觉得方绝代那丫头不对劲。”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方绝代不敢抬头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被周遭的人发现不对劲。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太后抬手摆了摆:“免了,还是赶紧让圣医看看你父亲。”
  圣医松开了手,方绝代很配合的赶紧问:“师父,情况怎么样?”
  ……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也在说到“一不留神”时,刻意的瞥了眼秦氏。
  但圣医老鬼跟随赫连风华十年,对赫连风华的行事作风颇为了解,他一个眼神便能让圣医领会,那一个点头也示意着随圣医决定的意思。
  “胡说。”圣医老鬼冷冷一斥:“此乃,中毒之象。”
  ……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