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7章 中毒迹象

作者:醉狂天下  发布时间:2015-07-30 20:07  字数:2205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质问,仿佛是在问“本王怎么不知道圣医大人还有一个徒弟”。
  秦氏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此时,刚才还站在院子的人,早已走入了房间,就连墨玄楚跟方绝倾也进去了,只剩下秦氏跟方绝婉在房门口站着。
  圣医老鬼也不吝啬的演戏,一手一只搭在了柳翠与方绝代胳膊上,将二人同时扶起:“徒儿先别急,待为师先进去看看。”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秦氏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此时,刚才还站在院子的人,早已走入了房间,就连墨玄楚跟方绝倾也进去了,只剩下秦氏跟方绝婉在房门口站着。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是,王爷有所不知,民女被奸人所害,丢到迷雾森林,满身是伤,奄奄一息,巧的是半道上遇到正入山采药的圣医大人。”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秦氏一看这情形,赶紧抓住了方绝婉的手说:“快,赶紧去看看,为娘总觉得方绝代那丫头不对劲。”
  “是。”韩御医低下头回应,可是心却“怦怦怦”的跳的好快,但是面容是却不敢有任何表露,生怕被人疑了心。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圣医松开了手,方绝代很配合的赶紧问:“师父,情况怎么样?”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其实,王爷也是想包庇包庇眼前这姑娘吧。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圣医松开了手,方绝代很配合的赶紧问:“师父,情况怎么样?”
  秦氏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此时,刚才还站在院子的人,早已走入了房间,就连墨玄楚跟方绝倾也进去了,只剩下秦氏跟方绝婉在房门口站着。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什么……”方绝代一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目光充满着疑惑的看向韩御医,眼中满是嘲讽:“师父,韩大人一直咬着说我爹爹是回光返照,邪病入体,无药可治。”
  太后对方绝代刚才的表现颇为满意,丫头虽然有些鲁莽,却不是无礼之人,若非方天楼病的太过严重,也不会让她乱了分寸。
  许久后……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一盏茶的功夫。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在听到赫连风华那一句淡淡的轻轻的话语后,方绝代的心还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质问,仿佛是在问“本王怎么不知道圣医大人还有一个徒弟”。

  方绝代不敢抬头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被周遭的人发现不对劲。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是,王爷有所不知,民女被奸人所害,丢到迷雾森林,满身是伤,奄奄一息,巧的是半道上遇到正入山采药的圣医大人。”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也在说到“一不留神”时,刻意的瞥了眼秦氏。

  最后,话语顿了顿,哭腔声更加的明显,再一次抬手握住了圣医老鬼的手,晃了晃,泪水稀哩哗啦的流下,脸上遍布着浓重的伤心表情,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悲凉。

  “师父,你快看看我爹爹,以前是徒儿不懂事,让我爹爹操了心,气坏了身子,现在徒儿知错了,只盼我爹爹早日醒来,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不管这孩子以前有多不懂事,至少,这孩子还是有一片孝心。

  百善孝为先,那也就代表着方绝代这个女子不是无药可救的啊。

  可是这话听在秦氏耳边,却觉得很讽刺,毕竟之前他们可一直将矛头指向方绝代,一直说是方绝代把方天楼气出病来,如今这话让方绝代先说了,她后头再说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赫连风华却悄悄的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这一下点头很轻很轻,轻到旁人无法察觉。

  但圣医老鬼跟随赫连风华十年,对赫连风华的行事作风颇为了解,他一个眼神便能让圣医领会,那一个点头也示意着随圣医决定的意思。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圣医老鬼也不吝啬的演戏,一手一只搭在了柳翠与方绝代胳膊上,将二人同时扶起:“徒儿先别急,待为师先进去看看。”

  其实,王爷也是想包庇包庇眼前这姑娘吧。

  圣医老鬼也不吝啬的演戏,一手一只搭在了柳翠与方绝代胳膊上,将二人同时扶起:“徒儿先别急,待为师先进去看看。”

  太后抬手摆了摆:“免了,还是赶紧让圣医看看你父亲。”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圣医老鬼说完,便用那双犀利的眸子轻轻的扫了眼站在门侧的韩御医,那一瞥,只是很轻的一下,便收回了视线。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太后身穿着高领黑底凤纹的衣袍,两鬓白发,虽已迈入六十余岁,可她看起来精神充沛,面容生得慈祥。

  方绝代不敢抬头看他,生怕自己的眼神会出卖了自己,而被周遭的人发现不对劲。

  太后对方绝代刚才的表现颇为满意,丫头虽然有些鲁莽,却不是无礼之人,若非方天楼病的太过严重,也不会让她乱了分寸。

  “师父,你快看看我爹爹,以前是徒儿不懂事,让我爹爹操了心,气坏了身子,现在徒儿知错了,只盼我爹爹早日醒来,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太后抬手摆了摆:“免了,还是赶紧让圣医看看你父亲。”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是。”韩御医低下头回应,可是心却“怦怦怦”的跳的好快,但是面容是却不敢有任何表露,生怕被人疑了心。

  秦氏攥紧了手帕,想阻止可却又不敢,那可是太后带来的人,你阻止那不就表明了你不信任太后,可若你不阻止,那……

  “娘,娘,你在愣什么呢?”方绝婉摇了摇秦氏的胳膊,喊了秦氏好半天都没应她,方绝婉这才急着晃她胳膊。

  秦氏打了一个激灵,赶紧回过神来,此时,刚才还站在院子的人,早已走入了房间,就连墨玄楚跟方绝倾也进去了,只剩下秦氏跟方绝婉在房门口站着。

  秦氏一看这情形,赶紧抓住了方绝婉的手说:“快,赶紧去看看,为娘总觉得方绝代那丫头不对劲。”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

  一盏茶的功夫。

  “是。”韩御医低下头回应,可是心却“怦怦怦”的跳的好快,但是面容是却不敢有任何表露,生怕被人疑了心。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对于韩御医而言,可谓是煎熬啊。

  圣医把脉把了一盏茶的功夫,这当中,他一句话也未说,一个字也未问。

  就坐在方天楼的身旁,手按着脉象,平心静气的一坐便是大半天。

  许久后……

  太后身穿着高领黑底凤纹的衣袍,两鬓白发,虽已迈入六十余岁,可她看起来精神充沛,面容生得慈祥。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圣医松开了手,方绝代很配合的赶紧问:“师父,情况怎么样?”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什么……”方绝代一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目光充满着疑惑的看向韩御医,眼中满是嘲讽:“师父,韩大人一直咬着说我爹爹是回光返照,邪病入体,无药可治。”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胡说。”圣医老鬼冷冷一斥:“此乃,中毒之象。”

  谁说那是邪病,耽误了治疗,真是作孽。

  方绝代一记鄙夷的目光狠狠的丢在墨玄楚身上:“玄王爷,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本朝最出色的御医大人,此刻竟然连是病跟是毒都分不清,这御医当的可真真了不起呀!”
  圣医老鬼听完方绝代那一番话后,总算有了一点思绪,他抬头再看看赫连风华。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太后身穿着高领黑底凤纹的衣袍,两鬓白发,虽已迈入六十余岁,可她看起来精神充沛,面容生得慈祥。
  一盏茶的功夫。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最后,话语顿了顿,哭腔声更加的明显,再一次抬手握住了圣医老鬼的手,晃了晃,泪水稀哩哗啦的流下,脸上遍布着浓重的伤心表情,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悲凉。
  圣医把脉把了一盏茶的功夫,这当中,他一句话也未说,一个字也未问。
  “前些日子,师父开了几贴药,家父服用那药后,病情原本有所好转,可民女离开短短三日,一不留神之际,韩御医便让民女准备后事,说家父快不行了。”
  方绝代的话,听在太后耳边,却觉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亦是民女的师父,师父心地善良,医者仁心,不忍看民女暴尸山头,便将民女救回,后来偶闻师父便是圣医。”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师父,你快看看我爹爹,以前是徒儿不懂事,让我爹爹操了心,气坏了身子,现在徒儿知错了,只盼我爹爹早日醒来,他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这头,方绝代似乎因为方天楼的原因,而忽略了太后的存在,赶紧拉着柳翠福身:“民女叩见太后娘娘,华王爷,刚才民女太过担心家父病情,怠慢了太后娘娘跟华王爷,还请太后娘娘跟华王爷恕罪。”
  太后觉得,方绝代会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毕竟那方天楼可是她的至亲。
  “又想起家父近日遭邪病侵体,久治不愈,便下定决心,求得师父收留为徒,师父念民女一片孝心,便答应收民女为外门弟子,传授医学。”
  圣医老鬼也不吝啬的演戏,一手一只搭在了柳翠与方绝代胳膊上,将二人同时扶起:“徒儿先别急,待为师先进去看看。”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圣医老鬼说完,便用那双犀利的眸子轻轻的扫了眼站在门侧的韩御医,那一瞥,只是很轻的一下,便收回了视线。
  一盏茶的功夫。
  毕竟欺骗太后,也可沦为死罪啊。
  最后,话语顿了顿,哭腔声更加的明显,再一次抬手握住了圣医老鬼的手,晃了晃,泪水稀哩哗啦的流下,脸上遍布着浓重的伤心表情,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悲凉。
  许久后……
  对于韩御医而言,可谓是煎熬啊。
  很明显,这是有人恶意所为。
  圣医还未说完,便站起身,扯开了方天楼的衣襟,一片胸膛坦露了出来,只是那一片地方,却散发着淤黑之色,有巴掌那么大片。
  秦氏攥紧了手帕,想阻止可却又不敢,那可是太后带来的人,你阻止那不就表明了你不信任太后,可若你不阻止,那……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看韩御医:“哦,韩御医也随圣医一块去看看,毕竟,方将军的病可一直由你经手。”
  若不是圣医亲自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敢在方天楼身上下毒手,此人,怕是身份不简单,不然,凭着方天楼现在的身份地位,谁敢得罪,那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东辽王朝的百姓吗,方天楼背后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太后抬手摆了摆:“免了,还是赶紧让圣医看看你父亲。”
  “什么……”方绝代一副不敢置信的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目光充满着疑惑的看向韩御医,眼中满是嘲讽:“师父,韩大人一直咬着说我爹爹是回光返照,邪病入体,无药可治。”
  圣医抬头看看太后,又看看赫连风华,随后才将视线缓缓落在站在床尾端的韩御医,然后徐徐的说:“情况的确有些糟糕,但并非什么邪病入体,方将军这情况,是中了某种慢性毒药。”
  方绝代出去一趟回来,怎么会换了个人似的。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太后身穿着高领黑底凤纹的衣袍,两鬓白发,虽已迈入六十余岁,可她看起来精神充沛,面容生得慈祥。
  圣医指着那一片地方,道:“毒被封在方将军的胸膛,才导致方将军昏迷不醒,只要找个内力了得的人,替方将军运通筋脉,再将毒清除胸膛,方将军这病也就好了。”
  太后对方绝代刚才的表现颇为满意,丫头虽然有些鲁莽,却不是无礼之人,若非方天楼病的太过严重,也不会让她乱了分寸。
  方绝代刻意咬重那“短短三日”的字眼,提醒赫连风华,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让我爹爹再次险入重病。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